爱上易先生:第85章:箕山之志

爱上易先生 作者: 谜拟

“废物!”

蓝景阳的头七还没有过,各国使者就同时来到连城,东陵也不能免俗,名面上是出席蓝景阳的葬礼,实际上却是来逼问宝藏的消息。

“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也就是说凤离嫡系血脉,到我这一代就要断了。”这也就是凤离族人生二心的根本了。

不过,他们喜欢。

世子要见她儿子做什么,不过大家都是聪明的,心中有疑问也不会说出来,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晋阳侯夫人正准备丫鬟去请人时,凤轻尘却在桌上写了个玉字。

九皇叔的轻功很俊,在草丛上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了。

九皇叔在血衣卫大牢为她所做的一切,又让她燃起了一丝不应该有的奢望。

头儿带人一一入了密道,留守的人便守望在密道入口,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可就在此时,一阵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密道口突然合拢了……

“你试试。”凤轻尘敲了几下火石,发现自己连个火星都打不出来。默默地将打火石,递给了九皇叔。

“这些学生很不错。”虽然紧张,可却没有一个害怕,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眼中充满了期待,做事也很认真,哪怕是剪绷带,也细心地不浪费。

时间刚刚好,九皇叔与王锦凌走出来时,正好看到九皇叔的亲兵,单方面殴打洛王的亲兵。

九皇叔气闷的闭上眼,想要尽快压下自己的欲望,可他引人为傲的自制力,今天一点也不给面子,好半天过去了,不仅没有将自己的欲望压下,反倒更烦躁了。

拿到这块兵符,才能调动这一万八千人,凤轻尘满意地将其收下。

“九卿……”凤轻尘还想要再说什么,蓝九卿却先一步打断,近乎恳求的道:“轻尘,别急着拒绝,先去看看她的情况,你再下决定好吗?”1672出事,你居然还敢来

这么一说,凌天心里舒服了许多,不过凌少主的架子却摆了出来:“景阳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与九皇叔有约在先,实在不好毁约。”

“啊啊……”小凤谨被抱得不舒服,小手不停地挥舞,奈何他身子弱,双手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软绵绵的打在凤离清歌身上,根本引不起凤离清歌的注意。

天穹堡的宴会,小门小派都提前到场,稍大一点的门派则再晚一点,而几个大门派直接掐着点到。像玄月宫主、玄宵宫主、九皇叔都是直接在凌堡主的陪同下才进来。

气氛陡然一变,凤轻尘和西陵长公主之间,隐隐有火药味蔓延,西陵长公主再也维持不了面上的友好,一拍桌子,怒呵:“凤轻尘,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宫的耐心有限,别逼本宫出手。”

突然,苏文清的脑子里闪过了凤轻尘的影子,眼眸一亮:“九卿,我想到有一个人可以救你了。”

“好,你去找她,别让她发现我的秘密。”蓝九卿闭上眼,眼中闪过那个狼狈又坚强的身影。

凤轻尘点了点头,店小二立马奉上纸笔:“姑娘,请!”

太监的脸却更苦了,他倒希望九皇叔下车,这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用遭罪了……1998回城,人生第一莫多情

“凤姑娘,请。”不需要卫大人动手,云海立马就让人安排好。

一切准备就绪,凤轻尘没有穿现代的医生袍,而是她让铁嫂子专门缝的白大褂,样式和医生的白袍一样,只不过用得是这个时代有的棉布,口罩与帽子也是铁嫂子缝的,虽然怪异但却不会引人怀疑,唯一特别的就是她手上的手套,还有手术箱里的手术刀。

而若干年后,九州大陆每一位大夫给病人看诊时,都会换上类似的外衣,看完诊后才穿回自己的外衣。

那里被人抵着,东陵子洛先是一惊,紧接着双脸一红,看凤轻尘的眼神,除了鄙夷外,又多了几分厌恶。

他是不是要重新认识一下凤轻尘,这个传言中懦弱无能的草胞女子。

她凤轻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只有一条命,你东陵子洛怕死,我凤轻尘又怎么不怕死……

卑微也罢!

过年对华夏人来说是大事,一应细节马虎不得,管家虽然不在,但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该交待的也一一交待好了,凤轻尘只要按规矩办就好了。

还玄霄宫的大小姐呢,比乡野村妇还要粗鲁:“就你这样也妄想嫁给大公子,你连大公子身边的下人都配不上。”

与凤轻尘的激动相反,九皇叔冷冷地扫了凤轻尘一眼,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清傲冷漠的态度一如初见,眼中根本没有凤轻尘。

凤轻尘的身子不稳地晃动了一下。

九皇叔也不点破,站在暄菲的面对,眼中闪过一抹嫌恶,据说,这个女人长得和凤轻尘很像。

把脚移开,取出一块帕子,身后的太监立马上前,接过帕子跪在九皇叔的脚步,替九皇叔擦拭与暄菲下额接触过的鞋面,随后太监便将帕子一丢,恭敬地退下。

“你不是有想法嘛,还需要本王?”九皇叔接过凤轻尘倒的水,一饮而尽。

王锦凌只是略一思索便道:“林中的全部杀了,这五人留活口。连同那些尸体,一同送到洛王府,大张旗鼓的送过去,我要全京城的人都知晓。”

“大公子,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那……毕竟是圣上的儿子。”符临有心想要劝说,毕竟王锦凌身后代表王家,有些事做过了,倒霉的是王家。

“轻尘,不会再有下次了,洛王再也不能伤害你,我绝不会放过他。”

事实上,九皇叔在十天前,就传信给黑骑,命黑骑冲进皇陵寻找奶宝,必要的时候,不惜毁掉皇陵。

云潇和王七要的这笔银子,是医学院用于研究假肢的。

不敢,不敢,你老继续教训凤轻尘,我有错,我这就捏着耳朵蹲墙脚、画圈圈,诅咒你不举。

可这种事情,尼玛的……

“啊……”凤轻尘痛得直想哭。

这个距离够安全,哪怕是对方出手,她也来得及逃跑。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云家大公子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任何与他交往的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可那是以前,临近手术,云潇紧张担忧,面对太医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哪里还有平日的风度。

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可难保有一天,他掌握大权,想要那个位置了,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半夜回来,带着一身脂粉味,凭什么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说,凭什么呀!

郭保济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皇上这样的人品,我们心中的愧疚1;148471591054062也能少几分,如此正好。”

“她有没有什么遗物?”凤轻尘的问一边的官差。

凤轻尘脸色一喜,她知道这人肯定没有死。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立刻滚,离我弟弟的尸体远一点,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其身不洁的女子,碰我弟弟!”

他不善良,他从来不是一个良善的人,为达目标他阴谋和阳谋都会用。

狼主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凤离幽歌暗叫不好,警告地叫了一句:“妹妹……”

“景阳,来自稷下学宫。”在北陵文人的地位很高,稷下学宫四个字深受北陵人推崇,一般情况下只要报出稷下学宫的名号,景阳都能得到北陵的人尊重。

凤轻尘和九皇叔没有阻止萌宝去皇陵,一是尊重孩子的决定,萌宝虽小可也懂事了,她既然要去皇陵,那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学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消毒酒精淋与伤口接触的那一刻,凤轻尘痛得叫了出来,全身痉挛,却克制自己不动,以免影响孙思行。

孙思行果断的无视两人,一心替凤轻尘上药、包扎伤口。

邰城的士兵气得想要杀人,可面对杀气腾腾的黑骑和不怒自威九皇叔,邰城的士兵根本不敢反抗,乖乖地对门后的人喊话,哪知刚喊出一个字,就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

这世间谁也不比谁笨,他东陵九又不是没有长脑子,黑骑久攻不下,邰城的援军迟迟不到,他要看不明白这里有问题,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杀头?我倒要看看,最后杀谁的头,血衣卫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拿人,我今天就把人带走,我倒要看看血衣卫能拿我怎么样。”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凤轻尘不是工作狂,但她今天找云潇来,就是为了这事。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至天穹堡的事,凤轻尘半点也不奇怪,凌天之前就和蓝景阳搅和在一起,现在两人处境都不好,会联手半点也不奇怪。

“先休息。”这话,是对十八骑道。

九皇叔和暄少奇会轮流守夜,保证他们周围的火圈不灭,只要火不灭,鬼兵就不敢上前。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

两人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场,周边根本没有人敢靠近,之前身边的人,也因为这强大的气流,纷纷被弹开……

陈家家主的话,让陈明哑口无言,好半天才讷讷的道:“父亲,既然是这样,那您为什么还要把华园送给九皇叔。”

凤轻尘笑岔气,半天缓不过来,九皇叔不仅要不到奖励,还要小心地给凤轻尘顺气,就怕凤轻尘背过气。

凌天不置不可否的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可心里也隐隐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九皇叔这样,在江湖上一呼百应。

凤轻尘也不害怕,从口袋里掏出手套,又拿出一把卡尺,挑了几截有代表性的看了一下。

“那些全是狼骨。”九皇叔指着那堆成小山的尸骨,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每块狼骨上,都有一些特殊的字符,那些字符就好像从狼骨里长出来的一般。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