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易先生:第95章:雷动风行

爱上易先生 作者: 谜拟

高氏信心十足地道:“哀家就怕你们输不起。”接着就率先洗牌。

那仙人一下子滚落下去,扑通落水,也没有沉下去,而是在水中挣扎,高声喊着:“快……快救我……”

沈傲坐了画舫在河堤的栈桥前停住下船,随即在众目睽睽下绕回熙春桥,叫释小虎牵来了老马,翻身上去慢悠悠地离开。

沈傲摆摆手,装作特谦虚的样子道:“不足挂齿,不足挂齿,误打误撞而已,是杭州的士人故意承让的。”

过了片刻又回来道:“县尊请你过去,小子,我丑话说在前头,若你敢冒充县尉,可是要吃板子的。”

沉默了许久,江炳突然饶有兴趣的道:“快看,那画舫要登岸了。”

到了夜里,沈傲端了粥水来喂春儿喝了,春儿感觉好了一些,徐徐睡下,沈傲这才去饭舱吃饭,这饭舱中的人不多,狄桑儿的饭是小婢送到舱中去吃的,除了沈傲带来的几个伙伴,便是程辉和昼青了。就是那小和尚,上船时沈傲给他买了不少糖葫芦,他一路地吃,竟是撑饱了,连饭都不肯吃。

夜间起了一层薄薄的淡雾,沈傲心念一动,陡然后颈划过一道寒芒,冰冷的刀尖贴住他的皮肤,一个极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许动,也不许喊。”

沈傲顿了一下又道:“敢问二位义士,那沈傲欠你们多少银钱,为何你们要杀他?杀人终究是不好的,你看,那沈傲虽然借钱不还,我还是宽宏大量地原谅他了,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二位速速下船去吧,学生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如何?”

沈傲点了点头,将春儿了,周若几个酸酸的,却都没有表现出来。

唐严又问他最近在读什么书,沈傲只说做了几篇经义,唐严反倒摇起头来:“如今已有了官身,经义固然要紧,却也不必整日捧出来看,有些空暇,多看些经史,于你很有帮助,还有与同僚相处,也不必太过拘泥,该如何就如何,你的前程大有希望,不必学我,我这个君子只有吃亏的份儿。”

众人尽皆散去,沈傲呆坐不动,待人悉数散了,这老人才起身笑道:“沈学士大婚之日,老夫还去讨了杯水酒,金榜题名、新婚燕尔,沈学士好福气。”

众夫人又笑,实在想不到沈傲平时既然风流又大胆,总是一副口花花的样子,今日却比她们还要紧张,说着便纷纷坐下来,你一言我一语地随『性』闲聊。

赵佶将目光落过来,沈傲不需催促,正『色』道:“陛下,微臣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抱歉,抱歉,原来在金人眼里,王大人还不值几万贯,那么一万贯总该是有的吧?哎,王大人不容易啊,这么大的官儿,一万贯就被人收买了,哼,那些混账金人,我大宋乃是天朝上国,堂堂少宰,他们就是多一个子儿也不肯出吗?真是岂有此理,下次不要让我撞见了他们,见了他们一定要好好批评、批评,告诉他们这汴京城几十年来物价飞涨,行情早就涨了,莫说是一万贯,就是十万贯,也别想在大宋朝中养出一条为他们说话的狗来。”

刘胜是刘文的儿子,被分派去管门房,年纪差不多三十多岁,为人倒还算忠厚。

“哼,无耻的臭书生!”狄桑儿重重地哼了一声鼻音,扬长而去。

倒是最后一场的考策,却不是在考场中考的,一般只有中了贡生,有了参加殿试的资格,由皇帝亲自与之对策。

沈傲心里窃笑,这考官的来路他早就『摸』清了,不打无准备的仗。

沈傲笑道:“这幅画,画的乃是学生的表妹,官家以为如何?”

周若羞怯的咬了咬唇,作势不去理他。

这一句话,讽刺意味十足,令沈傲老脸一红,却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心里明白,周若是个极好强的女子,有很强的自尊心,要她点这个头,只怕并不容易。

这些信息,对于那些第一次参加科举的考生,弥足珍贵;一时之间,遂雅周刊的发行量大增,竟是足足增加了一倍以上。

二更送到,不免俗的叫一声,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第四百零八章:终考

曾盼儿……刘慧敏吓得面如土『色』,左右张望了一眼,还道是那曾盼儿的鬼魂来了,勉强地镇定道:“哼,你胡说八道!这里哪有曾盼儿的鬼魂。”

沈傲这番话,先是说赵佶宅心仁厚,此后又以画喻事,又以侍读学士的身份进言,让赵佶的脸『色』缓和了几分。赵佶皱着眉,似在沉『吟』,眼眸半张半阖之间,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转换。

曾盼儿犹豫了片刻,道:“送走沈公子,酒楼关门之后便睡了。”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沈傲豁然而起,将酒杯放下,道:“『自杀』了?快带我们去看。”

这个时候徐魏也恰好抬眸看过来,与沈傲的目光相对,只怕也存了这个心思,朝沈傲冷笑一声,又垂头去看题了。

检讨一听沈傲的大名,顿时大喜,道:“原来是沈学士,沈学士,下官有礼,下官给你递茶来,您先坐一坐。”这翰林院比不得其他部堂,哪个衙门里都有几个小吏伺候的,唯独这里,由于小吏入不得宫,按常理皇帝大多会派几个太监来打打杂,只不过做太监的,往往在宫里头都有大太监罩着,像检讨这样的末流小官哪里敢叫他们去斟茶递水,因此这些力所能及的事,都是他们自己去做。

沈傲含笑不答。

胜了球,晋王自是大喜,拉着沈傲去畅饮几杯,沈傲又拉上吴教头,省得吴教头心里不是滋味。吴教头此时对沈傲刮目相看,也不敢再轻视他了,言谈之间多了几分尊敬,又见他并不骄横,很是谦虚,也就消除了芥蒂,有时教沈傲一些蹴鞠的技巧,有时也向沈傲请教一些新颖的训练之道。

“『吟』个什么诗,喝你的酒!”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从天而降,吓得吴笔一下子脑子没摇好,卡擦一声,脖子扭到了,一屁股跌坐下来,眼睛悄悄往后一看,却不是那小老虎站在酒柜后朝着这边声『色』俱厉的怒斥吗?

夜长梦多,待会更多人回来,少不得又要邀上他们,得赶快把人先拉走,再迟,还不知要怎样破费。

赵佶脸『色』陡然一变,不悦地道:“朕自有思量,你是侍读学士,这些事,不必你管。”

蔡符长就是蔡京,蔡京在少年时就已文才闻名,行书诗赋无不精通,且长相俊美,身材伟岸,世人都为之称奇。不过这句话自不是夸奖沈傲,恰恰相反,言语之中颇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耶律正德恋恋不舍地道:“谢亭离别处,风景每生愁,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沈钦差请回。”

赵佶心情本就大好,听沈傲胡『乱』瞎掰,忍不住捧腹大笑。沈傲最后道:“陛下,学生教化了那耶律正德,这位辽国的使臣感激涕零,因而送了些小特产给学生,学生的人品,陛下是知道的,学生这个人一向视金钱如粪土,洁身自好,最见不得那些藏污纳垢,礼尚往来的事。只不过这毕竟是契丹人友谊的证明,是耶律正德的一番苦心,若是推拒,学生怕寒了契丹向往教化的心,所以这些特产,学生收下了。”

沈傲好整以暇地坐下,又让人上茶,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才道:“两位大人不必慌张,有什么事,好好说就是。”

杨戬接过奏疏,一般奏疏送回,这便是是说皇帝已经知道了,如何办,礼部自己斟酌。

汗,有个朋友居然打赏了一百块钱,其实老虎是不赞成大家这样的,能订阅,老虎已经感激不尽了,能打赏几块钱,也没什么,但是打赏一百,还是量力而行吧,毕竟钱都不是捡来的,大家赚钱都不容易。第三百九十七章:契丹国使

沈傲的话,杨真只能信一半,可也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便专心喝茶去了。

中年男子屏息沉眉,完全沉浸在书卷中,对周遭的事物充耳不闻。

沈傲过去行了礼,一时也不知该如何称呼的好,叫岳父?说不出口啊,叫公公,好像又有点儿失礼。

原来是辽国的使臣四天前已经抵达汴京,正与礼部商讨岁币的事宜,这岁币,乃是当年宋辽开战的产物,辽国在初期屡屡进犯中原,宋真宗以寇准为相,竭力抵抗,并且取得了保卫战的胜利。辽国见宋朝一时难下,于是干脆选择议和。这议和最后议出来的就是这岁币,当时规定,宋朝每年赠送绢二十万匹和银十万给辽国,以换取两国的和平。

坐堂的堂官是个年过古稀的官员,身上穿着绯服,显是品级不小,沈傲过去行了礼,禀明了身份和原委,又将朝廷颁发的印信呈上去。

诗做了出来,有点汗颜,水平不太够啊,不过这诗倒是够嚣张的,尤其是最后一句才压榜眼笑探花,虽说很真实,却过于嚣张。

从讲武殿出来,沈傲的心情大好,有了赵佶暗中帮衬,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心中压着的阴霾一下子驱散开,沈傲伸伸懒腰,迎着春风无限飒爽。

唐严方才那副样子,本是要表现出几分矜持,莫要让沈傲看轻了自己的女儿,因此才犹犹豫豫,作出一副要沈傲求他嫁女的姿态。

唐严气呼呼地拂袖要走,道:“这是你的主意,你既已经打定了,还教我来说什么?我走,这事儿我不管了。”

那管家忙道:“公公,这可不成,我们非但不能叫,反而对新姑爷的态度更要恶劣一些。”

待沈傲送了聘礼,杨戬很矜持地将沈傲送出去,这亲事也算是定下了。

“吓,你怎么才回来?你这丫头……”唐夫人最先见到唐茉儿,她的脸上显得有些风尘仆仆,显是刚从外头回来,估计就是去寻唐茉儿的。

唐严想要开口,可是话头到了嘴边,一时又不好说出来,他平时训斥起人来、讲些大道理口若悬河,偏偏遇到这等事,不知如何开头;呆坐了片刻,才道:“沈傲,你是我的学生,有些话,为人师者是不该讲的。”

高进梗着脖子道:“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本公子洁身自爱,在汴京城里是出了名的柳下惠,怎么?你还有什么说辞,若是不能证明我调戏你家娘子,我要回家睡觉了。”

推官立即正『色』,这一句若是回答不好,只怕要惹来天大的麻烦,须知这读书人三字在大宋朝早已神圣化,谁要敢恶意侮辱,别人要做起文章来还不容易,到时必然遭人群起攻之。读书人藏了亵衣、『淫』书,谁敢承认他是读书人?连忙道:“圣贤之书没有教过人看『淫』书,更没教过人藏亵裤。”

沈傲冷笑一声,向推官行礼道:“大人,学生该说的已经说了,大人以为如何?”

高俅听完沈傲的这番歪理,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沈傲的解释,却又合情合理,高俅带着满肚子的怒火恶狠狠地看着沈傲道:“沈傲,算你今日油嘴滑舌,哼,走……”

魏虞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被人赶了出来,过不多久,晋王的车马也出来了,径直往事发地点而去,随后才辗转到了这大理寺。

赵宗来得快,去得也快;留下两个王府的侍从,阔步而去。

沈傲噢了一声,突然问:“这么说高俅生不出儿子咯?”

高进吓得冷汗如豆,忙道:“生……生不出……”

沈傲不由道:“姨父,你是家主,这会客的事……”

周恒的担心可不是多余的,晋王这人疯疯癫癫,若是不送请柬去,说起来两家还是联姻,他和沈傲也是有交情的,殿试时还帮了沈傲一次。可是若送了请柬去,依着晋王的意思,多半也不会来,请了客人客人不来,对于周恒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却是一件极失脸面的事。

摔跤?唐严脸上舒缓了一些,总算摆出一点威严,道:“咳咳……人老了。”他既不承认,也不反对,这一句人老了最是玄妙不过,你可以理解成人老了,所以摔跤了,还可以理解成他只是一时感慨。

方才唐夫人在外头和人说得口若悬河,到了这里,反倒不提艺考的事了,笑『吟』『吟』地道:“送请柬?这敢情好,我做主答应下来了,你家唐大人保准赴宴。”

沈傲给周恒逗得嘻嘻哈哈地笑了,周恒也转忧为喜,又兴冲冲地道:“不过你是我的表哥,虽然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不过我还是为你高兴的。”

焦灼等待,众人反倒没有词儿说了,时间慢慢流逝,夫人问了几遍时间,等到过了吉时,夫人道:“只怕要来了,刘文,中门开了吗?”

赵宗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沈傲说得对,吴教头的球技是极好的,若是你走了,本王到哪里再去请教头?沈傲做你的副手,为你出出主意还可以,真教他挑起重担来,本王还是很不放心的。”

陈济笑道:“沈傲,你可听说过指鹿为马的典故吗?”

沈傲心虚地扯出一笑道:“会一点,会一点。”心里不禁地想,若是晋王知道哥们非但不会踢球,甚至连蹴鞠赛的规矩都不懂,会不会有想掐死我的冲动?

沈傲笑道:“能,放心吧,到时候总是亏待不了你。”

沈傲点头。

灵隐寺?范志毅等人面面相觑,那灵隐寺距离汴京足足二十里,一个来回便是四十里路啊,往那里跑一圈,这算什么训练之法?

范志毅小跑着跟上来,对沈傲道:“沈公子,我们这是去哪里?”

“这可不一定,本公子自有办法,总是不教你们输就是,这赏钱,我们得定了。”沈傲信心满满地道。

在蹴鞠场上,已有不少包着头带的鞠客如踢毽子一般练习者球技,他们大多身子较为羸弱,短小瘦小,据说是因为在蹴鞠对抗时,身体越小,越能占尽优势。

六七个贡生纷纷将目光落在这器物上,屏息不语。

赵佶微微一笑,脸上略有得『色』,要让这些贡生排列出名次,只怕并不容易,须知断玉到了一种境界,其水平相当,很难分出高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出题,出难题,题目越难,才能将人逐一淘汰。

而这个器物,赵佶珍藏已久,今日现出来,自是有信心能够难倒断玉贡生,他微微笑着抚须,眼睛时而落在赵恒身上,深邃的眼眸似是掠过一丝疑『色』,最后又落在沈傲身上,心中隐隐有些期盼。到底是沈傲会胜出,还是赵恒能夺魁?

觥的制造工艺从商末角形圈足式,到西周的椭圆体龙首盖圈足式,再到东周时期的长方体垂角兽头盖圈足式,工艺已经越来越精湛,而眼前这方觥,明显有东周时期的工艺特点。

突然,一个诸侯国的名字如闪石电光一般在沈傲脑海划过——中山。

此曲以对比的手法抒怀。开头写刘晨由“采『药』童”成为“乘鸾客”,写出了的仙境令人向往。待到下天台,离开仙境,却世事皆非,重返天台,却又有“桃花不开”,“人何在?”的悲凉。表达了对现实人世的嫌恶。“谁叫你回去来?”以反问句结尾,增强了情感力度,有力地表达了激愤之情。

说着赵佶认真起来,便问:“沈公子可有父母在堂吗?”

赵佶略带尴尬,起来,我们算是远亲,贤妃是祈国公的嫡亲妹妹,祈国公又是你的姨父,世上的事真的很难预料,第一次与沈公子相见时,谁曾想到会有今日。”

安宁道:“沈公子为何惊叹?”

谁曾会想到,在邃雅山房之中的一个相公,竟是当今天子,偏偏那一日蔡伦饱受打击,恼羞成怒,不知天高地厚地挑衅到了天子头上。

须知一幅画,布局最为重要,不管是山水还是花鸟,若是布局不好,则画笔再细腻,最终也只能算是失败之作。

不过到了泼墨法演化到了后世,掌握布局的技巧逐渐开始掌握,沈傲在前世无所事事时,喜欢用泼墨法来作画,既融汇了各代的泼墨技巧,自己融会贯通,也练就了自己的心得。

随即,赵佶又道了一声可惜,眼眸虽是不舍,却还是发现了画中的弊病,此画虽然别有新意,可是求新的过程中却又有些急躁,梅林画得虽好,可是画的主旨还是梅花二字,偏偏这梅花在梅林之中不够鲜明。若殿试的试题是梅林图,这幅画已是接近完美,可惜画还是偏离了一些主旨。

他当先入内,沿途过了仪门,穿过白玉石铺就的拱桥,身后的贡生亦步亦趋地随着他进入这深红宫墙。

“若是这里有纸笔,我一定将它画下来,这样美好的花儿却不能将它永远留住,真是遗憾。”沈傲心里吁了口气,终是定住了心神,这才发现这株名贵牡丹的花瓣背部竟生着黄褐『色』小斑点,斑外黄晕宽大,茎叶上,也现出不少黑『色』痕迹。

沈傲呵呵一笑:“治花如治人,都是快不得的,我需再看看;王妃还是和石夫人先到厅中去坐坐,待我想出了对策,再向你报喜。”

沈傲只好说出原因:“春季多雨水,这花儿之所以得病,便是因为雨水太过充沛,原本天上已是雨水不断,只怕你这花匠还给它浇了不少的水吧,如此一来,雨水太多,培土便生出了细虫,花儿不生病,那才怪了。”

浪费也浪费不到沈傲头上,沈傲又叫花匠拿了锤子、柳丁,开始动手修筑起来,整个棚子东西通风,只有顶部和南北向用厚实的毡布遮挡,如此一来,遮风避雨不成问题,又可保持一定的通风。

花匠咬了咬牙,幽幽地念了一句:“装神弄鬼。”又去寻铜镜去了。

好无耻啊!沈傲心里大为鄙视,方才没见他比划,此刻见到晋王妃来了,他倒是如此卖力,生怕晋王妃看不到吗?

晋王妃道:“王爷这是在做什么?”

沈傲很谦虚地道:“种花?学生一点都不会的,偶尔治治病,倒是还略懂一些。”

先抑后扬,这个晋王不傻啊!沈傲呵呵一笑,道:“王爷请说。”

沈傲只是微微一笑,心中在想,那些混账骗人钱财还可以原谅,诈钱,好歹也是一门手艺,沈傲从前也是骗子,能够理解骗子背后的心酸;可是以骗人的手段去贩卖孩童,已是触犯了骗子的底线,这种事,不可原谅。

“咦,这是点石成金术!”更多人轰然大叫,却都是如痴如醉,所有人再无疑『惑』,眼前这个少年,当真是天尊的师弟八戒了;于是纷纷又是拜倒:“八戒仙长……”

所有人都翘首相望,想要看看八戒师弟如何施展仙法治病,一时所有人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看过来。

“哈哈……”邓龙爽朗大笑,双手叉腰,雄姿英发犹如一头公狮,对沈傲道:“仙长,在下多谢仙长施法之恩。”

要粪便还不容易?于是有人纷纷应诺道:“仙长少待,我等立即去取粪便来。”一个个喜滋滋地去寻粪便做功德了。

“哎,好一对古道心肠的仙长,好一对情深义重的师兄弟。”众人心里唏嘘,随即便有一股恶臭传来,却是许多人端着一碗碗粪便来了,无数人皱起了眉头,可是很快,又有人的眉头舒展,心里暗暗道:“这是救治天尊仙长的灵『药』,就是臭一些又有何妨?”于是深深一吸,纷纷默念:“好深沉的『药』香,无量功德啊。”

沈傲讲明了几人的特征,那禁军才点头:“美若天仙的小姐,这就好寻了,哥儿天生一对桃花眼,沈公子放心,保准不辱使命。”说着,飞也似的去了。

结果如何?结果这位本家却落了个流放杀头,万贯的家财一扫而空!

沈傲抿嘴一笑,却是不言,一双眸子精光闪烁,颇有嘲弄的意味。

天尊笑道:“一切孽障,皆由心生,吾何德何能,又如何救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张有德见天尊如此,又追问一句,却同样得不到回答,这张有德也是个急『性』子,虽是腿有残疾,却是忍不住又去催问,连问几遍,天尊却如坐化一般。张有德颇有怒意道:“天尊救便救,若是不救,却又为何欺我?”便突地站起来,高声道:“这天尊是假的,大家莫要信他。”说着便要离去。

吴六儿连忙道:“沈公子好走。”

唐夫人咬着唇欲要回驳,被唐茉儿扯了扯,总算是将这口气咽下去。

杨夫人眼眸一亮,心里不由地想,这姓沈的莫不是方才吃了她的糖人,现在又想教她请他吃茶吧?请就请这一遭,趁着喝茶的功夫,羞辱羞辱这个书呆子。 杨夫人心里有了主意,便笑『吟』『吟』地道:“我也有些渴了,不若我们进去坐一坐吧,唐夫人,你尽管放心,总是不必糜费你的银钱。”

沈傲苦笑道:“赏花不会,喝花茶倒是很精通。”

拜别了夫人,到了唐家,唐夫人早已起了,穿着一件新裁的衣衫,喜气洋洋的道:“你和茉儿在这儿候着,我去叫几个街坊同去。”

沈傲不愿去理她,只说了句:“一点也不错。”

沈傲见她一时失神,知道她要讲心事了,心里不禁地想,茉儿姑娘肯吐『露』心事,自是将自己当作了最亲近的好友;连忙危襟正坐起来,洗耳恭听地等唐茉儿继续说话。

王放听到沈傲自报了姓名,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是道:“噢,我听说过你。”便不再说话。

而词牌,则是曲,倒和后世的曲目差不多,词则类似于歌词,各种词牌都已有了固定的制式,填词便成了各种文人墨客最为热衷的事。同样的词牌曲儿,填不同的词,经由人唱出,自是能表达文人不同的心境。而且宋词,比之唐诗更易令人接受,唐诗毕竟只限于文人之间的交流,可是宋词大多都可经人唱出,就是寻常的贩夫走卒,也能欣赏。

沈傲看了榜,也只是微微摇头,倒是并无过多的感慨,这首词若放在南宋,自是惊动四座,可是在汴梁,那金陵红粉之气却是不能触及人内心的情感。

想起上一次,赵紫蘅为自己解了围,自己更是借她之手狠狠教训了梁师成一番,沈傲心中泛起感激,这个小姑娘其实还是蛮可爱的,除了有些不谙世事,和自己很投契。

眼睛向湖畔一望,湖畔四周,波光粼粼的倒影之下,垂柳生出新芽,春风吹佛,说不出的婀娜,空气中伴着淡淡的花香,还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气息,如今体会这种美感,不禁心旷神怡。

沈傲见杨戬别有深意,道:“官家说了什么?”

全诗虽是简短,却也暗暗说出掩饰不住春天的脚步,柴门又如何能阻止春天的步伐,又引申出诗人对春天的喜爱之情。

破题本就是一个道理,更有一番寓意,仁义道德,沈傲读的比谁都多,可是仁义道德毕竟都在书本上,自己既生在俗世,住的不是书中的黄金屋,相伴的不是颜如玉,无奈何,只能做个真小人了。

赵令穰晒然一笑:“我且看看另一幅画。”接着叫人收了赵伯骕的画,将另一幅‘宫苑仙女图’摊开,略略一看,原只是想粗略过目,谁知这一看,却是惊讶道:“此画颇具顾恺之的传神之笔。”他不由有些激动,传神之笔说得简单,却又哪里有这样容易,天下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他伏案看画,底『色』渲染得极好,作画之人显然十分熟练底『色』的作法,使整幅画显得清净柔和,画中的花鸟比之方才的潇湘仕女图优胜,那鸟儿犹如传神一般,一个个在宫苑之中或要引吭高歌,或展翅欲飞,活泼之情,跃然纸上。

唐严显然说不过唐夫人,便甩袖道:“好,好,好,让你去害了他。”说着,便气呼呼地进屋子里去了。

只不过他受了赵公子的好处,一定要唐家难看,好教赵公子趁机而入,因此才硬着头皮,费这么多功夫。

周东家愕然,见沈傲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不由地生出怒气,道:“不知我们有什么账?”

周东家大怒:“我又没欠你钱。”

“我又没问你考得怎么样,你不打自招做什么?”沈傲心里颇有微词,面子上还是呵呵一笑道:“宫廷画本就是赵兄的强项,譬如令禳先生,便一直以宫廷山水画见长的,赵兄的这句尚可就太谦虚了;在下还有急事,先告辞。”

唐严的声音急促促地打断她道:“你小点声,你小点声,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刘文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表少爷……报喜人来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