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衣裳之会
作者: 空庭晚章节字数:37726万

朱厚照诧异,父皇今日咋了,吃枪药了?

方继藩道:“有事交代你去办,现在西山还有多少可以动用的银子?”

“大致在三百万两上下。”

可一旦有人开始模仿,戴着墨镜,穿着最上乘的绸缎衣,还有戴着大金链子出门,那种夺人眼球的装扮一出来,从此之后,便再也改不回去了。

天可汗,呵呵……

王守仁下了高台,方继藩也跟上了上去。

刘瑾极聪明的让人将銮驾预备在了高台之下,口里高呼:“陛下遇刺,而今身体有所不适,文武与诸卫退下,不要惊扰陛下。”

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

这跪下的首领,听了这话,心思极是复杂。

突兀面上一喜,起身,上前一步,从怀里取出一个羊皮包,将这羊皮包裹的东西一抖,打开,顿时……一柄利刃,在手!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第三章送到,恳求月票。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朱厚照恳切的道:“父皇说的是极,儿臣以后,尽力少胡闹一些。”

许多人,也想买一副来看看。

在莫斯科公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这些分裂成数个的钦察蒙古诸部,山河日下,自知不敌,十之八九,是想要找外援了。

当初唐太宗击败高句丽,横扫漠北,攻杀突厥,吐蕃和西域诸国,俱都闻风丧胆,于是联名,请求内附,尊称唐太宗为天可汗。

刘瑾在历史上,能够成为‘立皇帝’,八虎之首,猖狂一时,若说只靠巴结朱厚照,那是不可能的。

方继藩道:“倭语和鞑靼语呢?”

人们啧啧称其。

无数人在乌压压的人群里,冒出一个个当初秦始皇出巡时,刘邦和项羽观看秦始皇御驾时心态:大丈夫,当如是也。

可是如何装逼,他们却还太嫩了。

“我不同意!”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萧敬吓的忙给弘治皇帝抚背。

只是……晚饭的时候,家里的仆从,端来的不再是他平时最爱吃的猪头肉抄葱蒜头,还有他最爱吃的山东葱花饼,而是……

再看其他的数十盘菜肴,哪一个都是前所未见。

王不仕无言以对,也罢,只能如此了。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好沉……王不仕脸憋得通红道:“这东西,对老夫……咳咳……”

他们是阁臣,不是清流,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抨击一通,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而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要负责的,成则是千古流芳,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双手一摊,没钱呀。

社会形态改变了。

他心里不尽然。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弘治皇帝便瞪了二人一眼,旋即,他沉吟起来:“奏疏中所言,不无道理,这些年,朝廷为了下西洋,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再不能重蹈新津覆辙了。这战略保障局,就效锦衣卫吧。谁来领头的好。”

朱厚照叫了刘瑾来,一本战略保障局的筹建章程直接摔在了刘瑾的脸上:“狗东西,照着这上头的去做,本宫可是为你做了保,若是做不成,看本宫打不死你。”

能跟随王文玉穿越白令海峡的人并不多,而现在还能活着的人,无论是哪一个,无一不都是彪悍之辈。

于是,众人继续冲杀,驱逐着漫山遍野的土人,深入进了林莽,足足‘追杀’了七八里,等到所有人精疲力尽时,才发现,林莽之中,豁然开朗。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这不但需要,有足够精准的眼光,你能透过无数虚虚实实的小道消息,一眼看到问题的本质。

而等到大家犹豫再三,决定试一试的时候,其实……早已和这巨大的机遇,失之交臂了。

他像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人。

…………

对他而言,银子……不过是身外之物,挣的越多,越是烫手。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哪怕已有人开始挂牌收购,才一两二钱银子,到了一两三钱银子,却是依旧求购不到。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坐下。

刘家也没办法啊。

…………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