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言从计听
作者: 空庭晚章节字数:37726万

这么个可爱的萌娃,谁见了都会忍不住想亲一口,而他抱着玩具熊睡觉的样子更是令人心生怜惜。

杜橙跟在后边大呼:“兄弟,等我啊!一起!”

;这学校里的富豪子弟们也真悲哀,读书是次要了,首要的任务都是建立人脉……

小三的孩子,一个又一个进了晏家……

娃……

“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擦了擦……咳咳咳咳……”杜橙赶紧地解释,心里却是懊悔不已……该死的,居然偷亲童菲?差点被她发

“不知道邱老师跟他女儿是否和好了……”水菡一边拿着抹布擦桌子,一边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浑然未觉身后的门什么时候打开了。

脚边一个小身影在拉水菡

水菡一听,心头一大块石头落地了……有些日子没见晏锥,还以为他有什么事不开心的,所以才不去看她和孩子,现在见他竟然说会陪着小柠檬,她怎能不感动呢。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嘛。

一百万啊,这条项链要论真实价格确实是够得上这个价的,可慈善拍卖的核心是在于竞拍者究竟愿意拿多少钱出来做慈善,而不是取决于这东西的实际价格。

水菡当然不知晏鸿章内心所想,她甚至不是十分明白为何晏鸿章会允许她继续上班,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晏鸿章对她的包容,让她竟有些惭愧了……想一想,晏鸿章除了第一次见面曾想用支票打发她,伤了她自尊,但后来,自从他知道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他的态度就改观了,对她越来越像是亲生那般疼爱着。水菡先前说的那几句话是发自真心的,她希望晏鸿章能长命百岁,她想要好好孝顺这个老人,让他有个温暖的晚年。

只是晏鸿章的理解,足够支撑水菡继续上班吗?当然不是。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男人——晏季匀,他的态度也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这手帕是小颖自己缝制的,浅杏色,上边绣着几朵红梅,是小颖的巧手绣的。

“老婆你怎么了?”晏季匀略显紧张地问。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水菡以及小颖他们都快要返回国内了,现在是要尽情尽兴的时候。在一个愉快的心情下享受生活,制造快乐和浪漫,这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洛琪珊虽然跟蓝泽辉有约定,等着他那边的消息,可她暂时没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她在等,等明天看看蓝泽辉能不能兑现诺言。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教练……我没事,昨晚没休息好而已,很快就能恢复……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一声,近期我都不会来健身了。”

方凯琳果然是神色一变:“童菲,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承认以前跟我未婚夫有过什么吗?”

挂完电话,嫣嫣呆呆地坐在院里,一只手抚摸着小花猫,另一只手拿着红枣糕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还在嘟哝:“不知道小柠檬在做什么呢……红枣糕很好吃,可惜小柠檬在城里,我在这儿……下次我也要给小柠檬带点红枣糕去给他尝尝,他会喜欢的。”

水菡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蛋上,死寂的眼神看着彭娟:“就算我不报警,我今后也不会再来这里,我回家住。所以,请你把我母亲走的时候留下的钱,给我。”

凉亭里,吴师傅和邵擎等人吃饭喝酒聊天,气氛自然融洽又愉快,时而谈谈美食,烹饪,时而聊聊吴师傅那神秘的徒弟,话题都是在围绕着“厨艺”,可见这些人确实个个都怀着浓厚的兴趣,有的从事烹饪二三十年了,但那种孜孜不倦的追求与学习精神仍然很旺盛。

刘医生眼露诧异之色……十八岁就要结婚了?但看眼前这男人气度不凡,想必出身不简单,这些也不是她一个医生能管的事。

有她不离不弃的爱相伴,此生夫复何求?晏季匀轻轻在她颈脖上吻了一下,呢喃道:“老婆,我好像越来越爱你了,你能感觉到吗?”

如此巨大的进展,洛琪珊已经告知了母亲,再由母亲告知父亲……如今,洛凯旋焦急地等待着女儿女婿把张骏送到,他的冤情也可以洗脱了。

“哎……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在我知道自己跟初恋的那个女人不可能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死了心,那时,我大哥大嫂在闹矛盾,大哥搬去市外住了,大嫂一个人带着孩子住进了大宅,我原本只是抱着要照顾她和孩子的想法,但在相处之后,了解之后,我竟不知不觉对她动了心。我想,既然大哥不珍惜大嫂,那我就做那个呵护她的人。我想要争夺大权,我以为得到了继承人的位置就能有资格让大嫂离开我大哥,因为两人分居那么久,大嫂不该为那样的男人再等待,付出……”晏锥在回忆这些往事时,依旧是能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情,只不过人很平静,语气淡淡的。

“你们全家都瞒着我,没人透露一点风声,那天你还说在我之前只有一个初恋的女人,哼,骗我!”洛琪珊涨红着脸,原来最在意的是这个。

只可惜,这一切,晏锥不知情,在他看来,就算洛琪珊交代了,洛凯旋夫妇不再骂他了,但这一家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没了。

张骏听蓝覃这么说,顿时感觉有了希望,连忙回答:“是!”

蓝覃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却更让张骏心寒:“我就提前恭喜你将要喜得贵子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目标就是让洛凯旋坐牢。你是关键证人,如果你这次回m国之后耍花样,动点其他心思,或是干脆跑了让我找不到……那么,可别怪我不念交情,除非你能把你的妻儿都藏起来,不然……”

结婚证?

晏鸿章心里一紧……这安慰人,他真不在行,安慰一个伤心的小丫头,他更是弱项。

晏季匀的心又急又疼,不忍去看水菡的眼睛,硬生生别开视线,毅然转身……

水菡这么想着,忍不住扁扁嘴,皱皱小鼻子,像是在告诫自己。

“你老低着头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我不会吃了你。”晏季匀这话有点调笑的味道,但水菡可没心情和他调笑。

“你说什么?我妈进医院了?”晏锥惊愕,先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都被心痛所代替。

虽然蓝覃说自己没做,但蓝泽辉不信。父子之前的间隙更深了。

水菡和梵狄跨进卧室就看见小柠檬在揉着眼睛小手小脚都露在被子外边。

梵狄将水菡和小柠檬接来梵公馆,是想让这母子俩知道他的大本营在哪儿,可又觉得这里一大堆都是男人,不事先吩咐一下,就怕一会儿水菡会尴尬,怕小柠檬会被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口一句粗口的教坏了。

亚撒的祖母名字也比较长——“本基兰·达扬·欣特”。只有她的老公以及父母才能叫她“欣特”,这个称呼,她已经许久都不曾听到有人喊过了。年过七十的老人,花白的头发拢在了蓝色头饰中,身子也比从前矮小了些,脸上的老年斑很明显,岁月的痕迹让她看起来难掩沧桑。但她的那双小眼睛却是格外明亮,辉映着她头饰上镶嵌着的满天星钻石,仿佛她整个人都被一种冷贵的光芒包围着,贵气逼人。即使她老了,她也还是闪耀着普通女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光芒。

晏季匀凝望着水菡站立的地方,仿佛那里就是世界的中心,黑夜里的光明源泉。唯有她才能体会到他此刻那种迫切却又不得不隐忍的心情,明明是恨不得能飞过去,但残留的一丝理智却在提醒着,为了大局,不可以。

虽然水菡看不清楚晏季匀的身影,但她知道在前边那一团黑乎乎的地方,有她的爱人在,正看着她呢……她的心被满满的情意包裹着,暖暖的,甜甜的,好像他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赵太太没有因为水菡的哀求而心软,提高了嗓门儿吼:“你要等你妈,关我p事,我只认钱不认人亲亲总裁,先上后爱!你交不出房租就滚出去!”

“季匀,大嫂,晏锥……不管你们信不信,总之这是大哥的意愿,你们就算有疑问,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今天,说话的权力在于我!”晏鸿瑞终于是急不可耐地吼出了这么一句,立刻招致乔菊的怒视。

“老哥,下次有美酒好菜,记得叫上我……我这个……吃货……咱一起品尝……不然你一个人多无聊啊……再好吃的东西,一个人多没意思……呵呵……老哥,你别客气,无聊的时候尽管找我……还可以去我家里坐坐,其实我那儿也不错的……嗝……”结结巴巴地说完还加上一个酒嗝。

“爹!娘!”叶天明是商国第一勇士,他的剑快得只在眨眼之间,等伍辰儿回过神来时,爹娘已双双倒在血泊之中,任凭她如何呼唤,爹娘却再听不到她的声音!

“姑奶奶,就算是要给犯人定罪也得有个明目啊,你这是发什么脾气呢?好歹说清楚让我知道。”梵狄纳闷儿,小颖跟水菡不是聊得好好的么,怎么小颖现在却是在生气?

冷静如他这样的人都被水菡的几句问话惊得无以复加,没时间多想,直觉水菡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老婆,你在哪里?有什么事等我接到你再说,好吗?”

“嘻嘻……好香啊……姨姨……”小柠檬闻着肉粥的香味,舔舔小舌头,馋嘴的样子可爱极了。

晏晟睿接起来,才没说几句,又有电话进来,是邵擎……紧接着,是童菲,小颖……沈蓉……

“唔……这个我知道是什么了……”洛琪珊此刻意识混乱,她依旧记得很多事,记得自己是谁,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理智和清醒,她完全放松了,肆无忌惮,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危险,更不会计算对晏锥和对她自己的伤害。

梵赫磊更是气得咬牙切齿,脸都青了,愤恨地拽住梵狄的衣领,将他拖到桌子面前,指着上边的一份件:“签字!”

种种因由加在一起,梵赫磊不惜铤而走险,不惜兄弟相残!

晏季匀解释说:“你爸爸还没那么快回来,而你还要几天才能出院。所以我专门请了一个看护全天照顾你,包括晚上也会在这里守夜,你睡觉的时候就不用害怕了。”

嫣嫣直勾勾望着,一眨不眨眼,脑子里在想,他会怎么做?

洛琪珊内心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这一次,既然晏锥沉默,那么,她再也不会傻得问第二次。

一个人下楼,往大宅走去,经过一片林子,泛黄的树叶凋零了不少,落在脚下的路面上,深秋的晨风寒意瑟瑟,天空也是灰蒙蒙的……这些都是提醒着,冬天快要到了。

说到蓝覃,洛琪珊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果然,晏鸿章一边喝着蔬菜汁一边打量着洛琪珊,笑米米地说:“晚上记得回来吃饭,我让陈嫂炖鸽子汤,合适你和晏锥喝。”

洛琪珊佯装看不懂他用眼睛在说的话,咧咧嘴,秀美一挑,甜甜地说:“来,多喝点牛奶,这个也是增强营养的。”

洛琪珊是情急之下冲口而出,没多想,可现在却接不下去了,因为她自己都感到这话说得不对头。

杜橙眼底泛起复杂的光芒闪了闪,心想童菲以前很开朗豪爽的,现在怎么变这样的性格了?难道是交了男朋友的原因?

“你还有点眼力劲么?我现在比以前瘦了十八斤,身上脸上的肉都少了,别人都觉得是比以前好看,就只有你说丑……我……我……”童菲气得咬牙,又大又圆的眸子瞪着杜橙,但她不知道杜橙这货是奇葩,还就喜欢看她瞪眼的样子,尤其是现在,她像只被惹毛的小刺猬,火辣的脾气让她看起来精神多了。

杜橙黑亮的瞳仁猛地缩了缩,看向童菲,而她却别开目光,低声对陈尧说话,完全无视杜橙那欲言又止的眼神……天知道童菲此刻多么煎熬,多艰难才控制住不再去看杜橙,任由陈尧搂着她,让别人以为她和陈尧真的感情很好。

聊了一会儿,两位美女互相递个眼色,紧接着便一起走到晏锥面前,一左一右亲昵地挽着他,露出胸前那深深的沟壑……

晏锥游了一会儿就站在一旁休息,还在水里没出来。邓嘉瑜在他身后,痴迷的眼神望着他的后背,眼底那一抹志在必得的光芒还颇有几分坚定……还好来得快,先前那两个外国女人也是看上了晏锥,想要勾.搭,哼,有我邓嘉瑜在, 别的女人还能有戏?晏锥,注定是属于我的!失去过一次,怎么失去的就怎么夺回来!

晏季匀的一支烟抽完,将烟头扔地上狠狠一踩,缓缓站了起来。

,有痛苦有快乐也有醒悟……她对梵狄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他将她推向别人的怀里。他乐意看到她跟陆哲浩拍拖,并在那之前还特意收她为义妹,这些举动,如今想起来,即是对她的好,也是一种极致的残忍。

晏鸿章眸光一凛,沉声说:“亏你还活了半辈子,遇到这么点事儿就手忙脚乱哭个没完!

清晨的凉风从窗户透进来,这屋子里光线不好,即使是白天也不会很亮。暗沉的光线中,并不算宽敞的床上躺着一男一女,各自背对着,一人盖着一床棉被,被子里,两人的衣服都是整整齐齐。这样的一对男女,未免也太过奇怪。当真是躺在同一张床上却平安无事地过渡了一夜。可如果知道这男人是晏季匀,或许就不会感觉那么不可思议了。

就这样,项目被搁置,那凯旋集团注入的资金去了哪里?被张骏拿去收购了三家小公司,而经过调查发现那三家小公司早就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就是三具空壳,本来总价值只有几百万了,可张骏却将凯旋集团注资的两亿全花去收购,他诬陷这是洛凯旋指使他做的,还说洛凯旋的目的是为了将凯旋集团的公款转移一部分到海外,然后变成他自己的私有财产,这就是私吞公款,经济诈骗……

水菡把手交到晏锥掌心,肌肤相触的一秒,一种触电的感觉瞬间从手掌传遍全身,晏锥微微一颤,压下那股异样的感觉,面不改色地,极富绅士般风度地将水菡拉向舞池。

洛琪珊是这间医院的高精尖人才,不但年轻,并且医术精湛,冰冷的手术刀在她手中也会被化腐朽为神奇。她的口碑在医院同事和患者口中都是顶尖的,两年的时间里,她拯救过的患者颇多,手术成功率高,说她是妙手仁心,一点都不夸张。

正当洛琪珊思索之际,她的手机响了,是蓝泽辉打来的。

邓嘉瑜不只是时尚界的宠儿,更是富人圈的名媛,自身条件也是万里挑一的。今晚是她母亲的生日晚宴,身为主人家,邓嘉瑜自然会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水菡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真是没正经,咱儿子才五岁呢,你别教坏他!”

酒,只是她独自一人喝着,有些发苦。

钻心的疼痛从伤口传来,右腿膝盖上的纱布浸透了血渍……她本来是暂时不能走动的,现在这么一动,伤口受到影响,当然要流血了。

晏季匀怒视着她,恨恨地咬牙:“你还真以为我跟你一样笨?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故意装肚子痛的,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别忘了你是谁的老婆,刚才他抱着你为什么不马上推开?”

但即使是微量,也足够让这孩子睡到明天了,因此,这么大动静,小柠檬还是没醒,睡得沉沉的。

水玉柔可不是害羞的小女生,她已经四十几

杜橙不愧是医生,面对一个近乎赤果的女人,他的视线始终只盯着伤口,无视她胸前那道白嫩的沟。

“谁让你打我pp?哼!”

各怀心思的人很多,但无论那些人怎么想,晏鸿章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婚礼筹备好了。距离水菡那次去诊所,过去了不到两个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