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不教之教
作者: 空庭晚章节字数:37726万

独独这皇浦王朝的皇上,在丝毫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其中的两个问题的答案,竟然跟这上面的答案极为的相近,至少意思上是差不多的。

“娘亲,宝儿好怕的。”小宝儿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孟冰,一脸委屈地说道,那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害怕。

难道说,花断尘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不是他们的女儿?

孟千寻看到他神情间的沉重,隐隐的也能够猜到当时的情况,生怕宝儿再继续的问,便揽住宝儿,轻声说道,“宝儿,娘亲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试探中,更有着太多的错愕,或者是隐隐的有着几分怀疑,毕竟这个时间,李逸风进宫,然后来找她,的确是太让她惊愕了。

“不行了,人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是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是活一天就赚一天了。”

“是呀,是有些可惜,不过公主竟然说了,应该不会变的,听说这公主做事可是果断干练,雷厉风行,前两天,就因为将军府的大小姐冲撞了百姓,她便收了大将军的所有的兵权呢,听说,到现在大将军还没有出过将军府呢。”

“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逸风的确比他优秀,年经轻轻,就是江湖盟主,可以号令群雄,这一点,放眼整个天下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他,蓝城的城主,能够做到吗?”孟冰岂能不明白冷婉儿的心思。

比起怒吼呀,动手什么的,可有有效多了。

行了,听到这些,已经足够了,他现在也可以回去,去跟老爷汇报了,相信老爷听了一定会十分的开心的。

只是,那话语中嘲讽的意思,却是太过明显。

“你?你、、、”李老爷子气急,不过,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又有些担心,所以,这一次指责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大哥,不过要先说好了,我喝醉后,你不可以把我送回新房,绝对不可以,大哥,你若是明白我,你就不可以那么做。”李逸风此刻虽然还是完全的清醒的,所以,虽然提出跟李赢去喝酒,但是,却还事先讲好了条件。

当李逸风选择放弃的那一刻,他跟孟千寻便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缠了。

“只是,我就是想不通,那跟招亲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而且,梦小姐是嫁给了凤谰国的三皇子的,若是逸风要成全她,不是更应该去参加招亲的吗?”关于这一点,秦敏儿是真的想通。

“这招亲大选是公告天下的,人人都有机会,那么多人都参加了,难道还差他一个吗,而且,只有他参加了,才可能会有机会,他此刻,就这么的退出,那不是自己完全的断了自己的后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若是逸风现在一味的去强迫,一味的去争夺,那么还极有可能会给彼此都遭成沉重的伤害。

就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所以,此刻,北尊大帝对于花断尘说的关于她杀了他们的亲生女儿的话并不相信。

孟千寻心中冷笑,这个男人说起慌来,倒是顺的很呢,而且一点都看不出心虚的样子,什么时候,他竟然变成这样了。

那个侍卫原本以为,他要逃出去,或者是他要攻击他。便下意识的想要拦住他。

“把圣旨打开,再递到我面前来那些年所经历的光辉岁月最新章节。”花断尘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狠声说道,既然他的手分不开,那么,他可以让这个侍卫完全的把圣旨打开,拿给他看。

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人都把花断尘的事情给忽略掉了,只有夜无绝仍就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动。

似乎一心都在皇上的病情上。

或者,这圣旨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孟千寻在他的手中,北尊大帝也不敢乱来,他看的出,北尊大帝的确是很紧张孟千寻的。

或者,先前的花断尘是真的把生死不当回事,抱着一心求死,只要她陪着心思。

“父亲,这件事我们还是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商量一下,这可不是玩笑,这可是终身大事呀,你也不希望,我就这么随便的找个女人,没的感情,以后过的不幸福吧?”李逸风见硬来不行,就只能再来软的了,希望可以说通李老爷子。

本来也是,他可是一直把李逸风的婚事当成是头等大事,天天就盼着这件事情呢,若是让他知道了,因为他受伤,而把李逸风的事情给耽搁了,那他自己还不恨死自己了。

现在,父亲这么的逼他,他也只有求大哥了。

这句话,意思可是深了去了,一直都是这地位,那就要李逸风自己好好的掂量着来了。

李逸风身子微跨,一脸的郁闷,像是突然打了霜的茄子。

这个月无双可是十分的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见识过他的武功。

而且,他跟她本来就成过亲的,她可是他明正言顺的王妃。

他的唇突然微微的张开,贝齿轻启,慢慢的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此刻,已经明显的有着怒火在升腾了。

这一刻,他虽然不断的在问着孟千寻,但是却又没有给孟千寻回答的时间。

他此刻这样的反应,表明了他此刻心中的愤恨,表明了在他的心中,对那个女人已经恨到了极点,只怕狠不得将那个女人抽筋,剥骨。

只不过,他就是不相信,就是认定了她的心中一定还有他,只所以那么说,是故意气他的。

“我的第一步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先要让北尊大帝知道她真正的身份,知道孟千寻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女人,而且,他真正的女儿还是因为她死的,让她做不成北尊王朝的公主,还可能会成为北尊大帝的杀女仇人。”段红的眸子中隐过冷冷的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他怎么可能会抱她?

他的儿子,竟然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想来想去,还真是没有。

李逸风一听到他提起这个,心情瞬间的郁闷,脸上的笑也微微的僵滞,多了几分忧伤,“老爷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这么逼我,你让我上那儿找一个女人回来成亲呀?”

李逸风听到李老爷子的话,突然凌乱了?

他现在的心中,还深爱着孟千寻,不可能会接受其它的女人。

那个男人要对付,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毕竟,他也知道,这次招亲的事情,还有太多未知的麻烦。

“寻儿,你还是在意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真是太恐怖了。

那些才刚刚围来的小宫女们,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所以,倒是一向的倒向花断尘的。

花断尘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中似乎多了几分冷意,他不相信,不相信她会那般的绝情,不可能的,她以前那么的爱他,现在不可能会对他这般的绝情的。

众人纷纷的惊住,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声音,什么人,才能够发出这般复杂的让人无法形容的声音呀。

此刻,夜无绝便也再次的从窗口处跃进了房间里,微微带笑的望着她,然后将她带到了书房门前,轻声笑道,“来,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那些大臣们,对这个公主,还都没有完全的认可呢。

“皇兄,你就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对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懂,你若是让我去帮千寻处理朝中的事情,肯定是越帮越忙。”只是,还不等北尊大帝的话说完,孟冰便连声说道,一声的害怕,连连摆手。

随即,孟千寻便抱着宝儿跟孟冰先离开了。

“恩。”北尊大帝微微点头。

“行,我保证从今天起,我什么事都不管了,只是安心养病。”北尊大帝再次微微的一笑,仍就是一脸的轻松,那怕是病成这样,他仍就是那般的从容。

她根本就不必担心的。

也是,皇上是何等英明之人,他竟然把朝中之事交给公主来处理,那么便说明,公主肯定是有那个能力的我和系统是好友。

她就当做这是一个他们感情的插曲,一个游戏也不错。

“公主圣明。”其它的跟丞相站在一线的大臣们纷纷跟着说道,他们对于孟千寻这一决定,也是意外的。

“当然,各位都是北尊王朝的重臣,本公主相信,你们都是清廉的,你们对于那些不顾百姓的死活贪污的恶官们肯定也是跟本公主一样的深恶痛绝的,肯定也是跟本公主一样,狠不得除去那些害群之马,本公主觉的只有那些贪官,或者是跟那些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人,才会为贪官开脱。清廉如你们,公正如你们,自然不会去为那些丧尽天良的恶官们开脱。”

那个男人,到底是在想做什么?到底又想要怎么样?他这接二连三的奇怪的举动让她觉的,他都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这件事情只有公主跟三皇子两个人解决才最合适,其它的人搀和进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他那声音中,更是让人惊滞的冷意,隐隐的还带着几分讽刺,当然,更有着极力压抑的心痛。

此刻,她若是告诉他,势必就会勾起以前的回忆,想起以前的伤痛,只怕会伤心,会痛苦。

这句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提醒,御书房,可不是随便可以闯入的,就算以前父皇给过他特权,只怕也不会让他这般直接的闯入书房吧?甚至连门都不敲一下。

孟千寻彻底的无语,差点被自己的口中水呛道,天呢,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她对他还有感情?

这古代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女子,他还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古代的女人身份都是卑微的,就算能够处理一些朝中的事情,也不可能会做的这般的大气,这般的果断。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她一直知道,他的心其它是很硬的,但是,她一直以为,他的心可以对任何硬,但是独独不会对她那般的冷硬,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她时,才是最冷硬,最残忍的。

“你不用否认。”只是,他却并没有给孟千寻开口的机会,再次急声说道,“现在他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你又要招亲选驸马,就是最好的证明。”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各位大臣还有其它的事情吗?”不跳字。孟千寻见众人静了下来后,不由的再次问道,因为很多事情,昨天都已经解决了,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要少一些。

“离开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了?他都还没有见到你呢?”孟冰的眸子更加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夜无绝这么辛苦的来到北尊王朝,而且还不顾危险的潜伏在皇宫中,不就是为了见千寻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