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光采夺目
作者: 空庭晚章节字数:37726万

“他有三千颗脑袋,每一颗代表着一种大道的极致,就是脱。”|

看来,太上皇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自己慢慢的行走了。精神看起来也很好。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好,这话果真一点都没错。

夜无痕却是暗暗惊滞,虽然上次,他被她骗过了一次,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般的厉害,这般的深谋远虑,竟然在没有任何的证据的情况下就敢状告李玉,而且竟然步步为营的逼着李玉认了罪,这般的睿智,就算那些高官都远远不及呀。

“无防,既然是客,来了,自然要招呼。”上官云端的脸上仍就带着淡淡的轻笑,说话的声音也仍就轻淡,只是在那个‘客’字上,刻意的加重了语气。

“二皇子他们还有什么计划?”凤阑绝的脸色微沉,低声问道,她一定是知道二皇子其它的什么机会,要不然,她不会这般的冒然行事。

这个时候,自然也要他们都进宫才行,好在,那些人,还都没有离开……所以,不用一一的去通知了。

“恩。”凤阑绝微应了一下,眉头似乎微微轻蹙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多问。

蓝岚是何等聪明的人,岂能听不出凤忆希的心思,心中微沉,这丫头以前可是最粘着她的,事事都听她的,这才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向着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跟那天出现的那个怀有孩子的女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他猜想,他们只怕是一伙的。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蓝岚自己也是完全的惊滞,惊吓过后,也恢复了些许的冷静,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提议太过疯狂了,而且,甚至把凤阑绝都给惹急了,真是不化算。

“好,就依皇上的意思,由公主先来。”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却是一脸轻笑的说道,似乎对于皇上的提议,丝毫都不自意,而且还是极为欣然的接受的。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们真的不敢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亲耳所听,仍就不敢相信。

这还是皇上第一次这般亲切的称呼上官云端,当然,皇上此刻眼中看到的恐怖不是他,而是那些银子。

而片刻之后,等到那丫头收拾完出去后,上官云端才慢慢的从床与墙之间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上官云端起身,慢慢的向着那个位子走去,双眸微垂,只是盯着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你,你这丫头,实在是太过无礼了。”老夫人气结,一张脸微微的涨红,她竟然在自己的府中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丫头给当众顶撞,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而其它的人听到凤阑绝这样的称呼,也都是微微的惊住,毕竟她们还没有成亲,这称呼的确是早了点。

看到秦思柔那虚弱的样子,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夜无痕今天来的目的应该是找叶寒为秦思柔医病的。

而上官云端与秦思柔进了房间后。

秦思柔直直地望着她,片刻后才慢慢的开口道,“你还爱着他吗?我说的是四王爷。”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黑暗中,凤阑绝双眸微眯,像这种世家的住房的分配,都是有规矩的。这个房间正是南宫小姐的房间。“皇上,已经快到午时了。”那个侍卫再次小声的提醒道。

叶寒虽然对云端说会想办法医好她,但是却暗中告诉过他,云端的病根本就不可能医好了,她可能真的这一辈子都不能当母亲了。

“没什么事。”他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道,声音中,明显的有着几分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无措。

“可是,你?”秦思柔微愣,有些担心的望向夜无痕。

只是,不知道皇兄,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凤忆希的?

这一刻,她似乎明白了,以前,她的爱,似乎太幼稚了,太盲目了,只是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外表的华丽,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人适不适合自己。

“雪凝。”思索了片刻,皇上突然慢慢的说道,只是,那脸色却是愈加的阴沉了几分,一双眸子中的寒意,更是毫不掩饰的射出。

一个小丫头极为乖巧地回道。

上官云端正在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李妈略带惊讶的喊声。

“恩,当年夫人去世的时候,老爷不在,只有我在夫人身边,所以夫人把这件事情交待给我,只是后来小姐变的痴傻,我便将这链子藏在了这柜子中,毕竟谁会真心喜欢痴傻的小姐呀,所以就连四王爷娶小姐时,我都没有拿出来,因为谁都知道,四王爷不是真正爱着小姐的。”李妈说到此处,似乎还些难过,有些为上官云端不平。

正在她暗暗思索间,便听着众人离开的脚步声,她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她在下面,李妈她们就在上面,一个柜子之隔,她们却救不了她。

“什么事非要选在这个时候,你这分明就是捣乱?”老夫人见她竟然还敢顶嘴,脸上更多了几分怒火。

相信到时候就算凤阑绝发现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而感觉到凤阑绝揽在她腰上的手,心中忍不住的激动,感觉到心跳也猛然的加快,他抱了她了?他真的抱了她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幸福了。

“说真的,我要不是来给你看病,我就去抢亲了,怎么能够让凤阑绝那么顺利的抱的美人归呢,所以说,夜无痕去的好呀。”叶寒看到她一脸的迷惑,不由的解释道。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跟他开这种玩笑。

不过,就算心再痛,再不舍,却还是不能不放手,因为,他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凤阑锐的脸上仍就有着几分怀疑,若是凤阑绝离开这院子不被他的人发现,倒也极有可能,毕竟凤阑绝的武功极高,那对凤阑绝而言,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多半都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会这般突然的消失呢?

就算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扯出他的几个人,但是,凤阑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怀疑到他的身上?

他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忍着,没有发出半声的低吟。

“知道你要成亲时,我真的很痛苦,但是,我还是决定守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只是没有想到,上官傲天对你。”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望向上官云端时,微微的有些担心,似乎害怕她会生气。

遂故意装出一脸迷惑地说道,“我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

“我真傻呀,枉活了这么大年纪,竟然被你给骗了,错把坏人当好人,好人被我害死了,而且还把别两个野种当成心肝宝贝,反而把自己家的孩子,当成外人,天呢,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若不是他自己心中有鬼,又敢能中了她的计。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

“云端儿都答的出,丞相等人却答不出,本王用笨来形容丞相,似乎是太抬举了丞相了。”凤阑绝此刻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惩罚。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好,好,很好。”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抓住他,抓住他们,我重重有……”张大旺再次急的大喊,他家的银库可是被他们抢光了,正有抓住他们才有可能找回那些银子,所以张大旺当然着急。

“我倒是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凤阑绝突然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声音中似乎仍就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有着几分半真半假的玩笑,但是他的眸子中却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勾,双眸微微的眯了一下,但是仍就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打开了下一张。

而此刻听到叶寒的话,她的心中更是暗暗惊愕,看来,她的猜测应该对的,只怕,她叶寒是查出了,她最近几天又误食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她亦是如此,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棋逢对手的较量才是真正的较量。

此刻,月儿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正在给三夫人放茶,自然不会是她。

就连凤阑绝都被她震住,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面,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气场,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她的不同,这一次却还是再一次忍不住的为她惊住。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不过,那些人隐在人群中,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所以,想要很快的完全的抓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以太上皇的精明与睿智,断然不会突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所以,她怀疑,太上皇会不会是受人威胁。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能硬闯,她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什么人?”她们两人刚刚走出来,侍卫,便拦住了她们。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那么那种不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只是,此刻的这种气势,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众人的眸子望向凤阑绝后,都再次的转向坐在龙椅上的凤阑锐,都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绝,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让人下的?”进了房间后,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凤阑绝,低声问道。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那些大臣都有些惊愕,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头,毕竟,现在的皇上可是凤阑锐。他们就算都信服凤阑绝,也不能去冒那个险呀。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敢私闯公堂,在公堂之上公然说出这般威胁的话,便更能确定,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到时候没有证据,自然就不能定案,到时候,他便可以见机行事。

“下官参见王爷。”

“李玉参见王爷。”李玉也极为狗腿的跑了过来。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看的云录。”李玉听到那根本不带丝毫危险的问话,心中也是更多了几分得意,想都没有想,便随口回道。只怕,他也就只知道云录。

只是,从凤阑绝下令将她们关押,到宴会结束,再到她们来到这密室,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这个人的速度还真够快的,而且,宴会一结束,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很显然,是有人在宴会结束前,就准备了这一切。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凤阑绝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沉声命令道。

但是,当时,他们也没有发觉有那个侍卫有任何异样的动作来向外面的人报信呀?

上官云端也完全明白凤阑绝的意思,心中也暗暗多了几分赞赏,这倒真是一个箭双雕的好主意。

看到凤阑绝时,有些惊怕,但是,还没有反应过过来时,便被素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快速的做着什么,更是彻底的惊住,只是,一时间,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反抗,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凭由素容‘蹂躏’。

“上官小姐。”只是,她的一个点心还没有吃完,一个宫女却突然出现在的她的面前,极为恭敬的喊道。

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切?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恩,那就先借来用用,帮我送送这位客人,王爷应该不介意吧?”上官云端淡淡的笑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客气,只是在说到那个送字时,微微的加重了语气。

“王爷,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上官云端再次望向夜无痕,脸上带着更多了几分沉痛。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时,整个将军府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人般,上官云端明白,肯定是爹爹现在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打扰了他。

“都拿到了。”流萧点头应着。

流萧将这件情办成之后,应该可以更加的让那人相信南宫雪就是她。只有他把南宫雪当成了她,才不会再继续找她,她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到底是?还是不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772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