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彭!彭!彭!彭!彭!

卡屠族强者猛地自爆神体,顿时仿佛一颗太阳产生,无尽能量冲向四面八方,那位卡屠族自爆也没顾及旁边的人类,他已心哀若死,至于人类是否在他自爆下死去,他也懒得多想,死了便死了,死了,恐怕也是那人类的解脱。

“呜,魔螺猴……现实中我是第一次看到呢。”娅乌眼睛很亮。

“是是是。”魔螺猴很是兴奋,“虚拟宇宙……”

“念力钻入星河水中,削弱了千倍,幸好我有将魂辅助,否则单单界主的世界之力……恐怕会被这星河水给弄的崩溃掉。”罗峰念力即使被削弱千倍,可能压制封王极限的他,对付两个封侯不朽依旧轻松。

至于最危险的……

罗峰心意一动,便将巴巴塔直接引领收入世界戒指。

“魔皇怎么跟仆人似的?”

截离王眼睛瞪得滚圆:“混,混……”

“不朽食星草!”那女子‘皇始王’惊呆了,“每一藤草都是同样的气息,就是同一个不朽食星草。”

罗峰理都懒得理!

“截离王,我劝你小心点,别一怒闯过了边界。被那千藤食星草给直接击杀了。”凤辰王轻飘飘说了句,便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三者中,凤辰王和截离王有些不对盘,皇始王则是和事老。

“截离王你冷静些。”皇始王嘱托道,“之前你挑衅他他不敢『乱』来,是因为你背后是大量的移民,上百亿移民代表的是一个个超级家族,那些超级家族背后不是宇宙之主,那也是宇宙一方霸主。至于你个人……以罗峰的身份,还真的没看得起你,你看看,你唯一值得骄傲的自身实力,他随便就能拿出一株不朽千藤食星草,杀你轻而易举,和你共事一场,提醒你点,别最后丢掉了『性』命。”

“这等小事……也对,那些移民大多来自诸多强大家族,你也不好惹他们。这样,我下一个命令就是。”混沌城主点头,“我知道你看重家乡亲人,这些后顾之忧我会帮你解决,你不要烦恼其他……成为强者,才是你要做的!”

******

“哈哈,罗峰,恭喜你闯过原始通天山,闯过通天桥20层。”真衍王抱着那瓶紫火猿酒,“还以为你闯过原始通天山就立即停止呢,没想到还去闯那通天桥,试过第21层守关者的厉害吧。”

“嗯,很强,封这一招,就强的离谱。”

“第21层战上一场?”坚守者巴芬一愣,“你最起码得闯过第20层,才有资格做到,难道……”

罗峰微微一笑。

伯兰冷漠道:“成为宇宙尊者!否则,就一直被罗峰压着!”

20层距离21层,只剩下一步。

月底有双倍***,投一张***算两张。

“吼~~”那右蹄爪有着六颗星辰,直接撕裂下。

可塔内的覆水王、山吼王、极虹王可都是封王极限强者,且都是燃烧着不朽神力,在单纯能量层次上的确比天阵王强上一个层级,即使是不靠紫钟防护,他们遭到那分解塔攻击也最多重伤,陨落概率都很低。

“轰!”“轰!”“轰!”

“是三个擅长灵魂的强者。”天阵王在遭到攻击的一瞬间完全惊呆了,绝望了,他没有想到敌人竟然是如此的可怕,出现三位封王极限强者,便有两位拥有重宝。而且现在又冒出来三个都是擅长灵魂方面的封王巅峰强者。

可接着一切咆哮便已经消失。

三支队伍中其中有一名有着雪白『色』『毛』发,鼻子尖尖的宛如猴子般的生物,低沉道,“你们的探测仪都没发现,可是我的‘微型探测仪’却发现就在距离我22公里外,有另一股微型探测仪隐匿着那片区域。”说着便遥指一个方向。

微型探测仪才笼罩多少点范围?

“好强的束缚力,挣脱不开,攻击也无法挣开,很可能是重宝。”

“主人,属下能做到。”

“是,主人。”极虹王恭敬道。

畏惧者胆怯者有些悄然离开星辰塔,可是一些嗜血、好战、自信的强者们反而冲到星辰塔,令星辰塔内的混『乱』愈演愈烈……也有很多强者一直在找寻着目标‘刀河王’,可惜,他们却一直找不到。

可如果屠戮过多,就会惹众怒。

“都是外在赋予的强大,遇到灵魂攻击可就不行了。”

颗颗镇封星辰,重便超过一颗中子星,罗峰单单靠强大的意志意识念力催动……便如此威力。

“撕拉!”

“攻击是没~~啊,不!”黑鸦王感觉到神体被疯狂侵蚀,几乎瞬间神体就损失了52%,已然过半,这令他完全惊恐了。

“99%家族资产?估计只是其中一条吧,罗峰倒是够狠的,让整个罗斯家族等于是大迁移!这是绝对的打脸啊,剑闼王是一点面子都没了。”

“是,族祖。”

“哈哈……”罗峰站起来,笑着陪晚辈喝酒。

“哈哈,好小子。”真衍王忍不住道,“你修炼才多久,都赶上你三师兄了。”

剑闼王连道:“罗峰殿下,我亲自来请罪,但是有一事我得说清。”

特殊生命,很稀少。

“剑闼王,哪个小家伙?”真衍王眉头微皱。

“是啊,我也纳闷呢。”罗峰也摇头。

罗峰实力更强……

不像弑吴羽翼,因为太高端,反而驱动发挥战力不够惊人。

魔杀族施展瞬移,自然直接逃掉。那魔杀族分身和地球人本尊,核心都是‘原核’,魔杀族分身从‘体内世界’突然出来……这是谁也无法阻拦的。不像从世界戒指***来需要世界之力引导。

“哈哈……”

“地球一脉终有首领,事情已了,我也轻松不少,三师弟……我就先走了。”普缇微微一笑,周围空间一振,也是凭空消失。

“凭借《九劫秘典》,等于是造就出了一特殊生命,可惜这《九劫秘典》只能一个人练,而且必须拥有地球一脉灵魂的血肉类生命才能练。”巍峨老者道。

即使再天才,也不可能!

“在一定范围内,老师他们说法则是什么,一定范围内的法则便是什么!”

“在老师周围一定范围内,宇宙原本的运行法则已然无用,老师『操』控一切。”普缇看着罗峰目瞪口呆的样子,也笑了。

“难!难!难!”

大弟子普缇,是宇宙之主。

“地球人一脉,焱神族一脉,都是我的孩子。”高如一座大山的巍峨老者俯瞰着罗峰,声音轰隆,“你经过暗中诸多考验,又能够度过星辰塔传承考验,便是我的弟子,估计也是我最后一位弟子。”

“第一位候选者2600年,第二位3300年,你却坚持超过6000年,很厉害了,你值得自豪了,放弃吧。”普缇很清楚陷入这等境地,是何等的悲凉何等的凄惨,连思考都做不到,灵魂都开始碎裂……

罗峰曾有过一次生命涅槃,那是在地球中去燃烧灵魂搏杀金角巨兽,那一次也是陷入必死境地,甚至于是他宁可一死,只为击杀金角巨兽。命运弄人,没想到否极泰来,能够夺舍金角巨兽,开始了一段精彩历程。

涅槃成功,便能活下。

“很想……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