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利用药物控制了他的心神,删除了他特定的记忆。现在他就是我的杀人机器,只要我一个命令,别说是亲人,就是让他自残自杀也没有半点问题。这是唯一一个成功的作品,没有半点缺陷。现在为你们用上了,你们也算死得其所了。”威廉士满意的看着陈静夜。

“夫人,我们连一步也迈不进去,不信你看……”为了向顾千城证明,长生门的人拿着特纸的笔墨走进去,可只一步,顾千城就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肌肤,瞬间起泡、溃烂,就好像是被高温灼烧一样。

她不是路痴,可此时却不比路痴好到哪里去。

“我知道了,”顾千城起身,朝君亦安的道:“君姑娘,你看我没有骗你的吧……”秦寂言是真得不想见你。

此时,秦王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承欢等人得到援助,周边的火力顿减,有副将看到言倾马背上受了伤的唐万斤,立即叫来小兵,本想帮言倾把伤者抬下去,却被言倾拒绝了,“他伤得太重,不宜挪动,我送他回去。”

“不管有没有用,先把东西收起来。”秦寂言知道,这件案子完全无从下手,真要查起来不是容易的事,任何一点细节秦寂言现在都不会放过……

含蓄?

这么大人,就不能成熟一点吗?长生门的老怪物早就到了该死的年纪,这些年一直靠吸收肉灵芝的药效才能活下来。现在肉灵芝被毁了,没有源源不绝的养份供给他们,他们的肉体就如同那些被秦寂言砍下来的触手,迅速萎缩、枯萎。

“我要杀了你们!”

这四个老怪物越活越天真了,居然真在秦寂言面前摆长辈的架子,真以为秦寂言不开口,就是直把他们当长辈了吗?

用忠心蛊控制人,着实是下下之策。秦寂言从来没有想过,要培养忠心蛊控制自己手下的人,他只希望手下的人别中忠心蛊,别让长生门的人白白利用就好。

他认识顾千城时,顾千城就做着仵作的活,顾千城非常有主见,不是他不喜欢就会放弃的人。

秦殿下看了看自己即将悲剧的腿,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拍打着顾千城的背,看动作已经非常熟练,可见秦殿下之前没有少做。

罢了罢了,日后多教导便是。

“哼……他有什么本事能掌控江南。”老皇帝知道景炎有本事,可却不相信他能掌控江南。

老皇帝一高兴,大手一挥:“赏!”

皇位的诱惑足够让某些人,倾尽一切追杀龙宝,杀死他唯一的继承人。

顾家的爵位没有上来,可顾家大爷和二爷都补了实缺,一个在工部,一个在户部,虽然只是一个小文吏,并不是什么顶重要的位置,可占着一个位置以后升迁也容易。

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三个儿子习惯了,至于媳妇,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和婆婆斗,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

事隔半个月,再次收到顾千城送的东西,顾承欢高兴坏了,更不用提这次的份量,远比上次的多。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仗义,可顾承欢越听越生气……

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秦寂言派人给她传消息,这让顾千城有些不安。

老皇帝看自家大孙子真不高兴了,见好就收:“时辰不晚了,你今天就别出宫,去东宫休息吧。”

“顾姑娘请稍等。”官差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人送来热茶和点心,至于卷宗则需要再等一等。

“末将听令。”言倾双手握拳,一脸认真。

凤老将军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睛一眯,提议道:“陛下要是不放心,可以宣封老大人进宫陪太上皇,他与太上皇的交情很好。要是封老大人还不够,还可以把顾老爷子叫上。顾家虽然没了爵位,可顾老爷子曾救过太上皇一命,有他们二人陪太上皇说话,太上皇也不会多想。”重点是有封老爷子在,就不怕老皇帝的人把他带走。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顾家人听到大理寺收了状纸后,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顾国公虽然在顾千城面前逞威风,可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年多亏了有老太爷掌舵顾家才没有倒。

他不需要北齐人配合。

“果然是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太皇上胸膛起伏的厉害,可见气得不轻。

“皇爷爷看不明白我再正常不过,在皇爷爷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宠物,你高兴的时候夸夸我,你心里觉得对不起我父王的时候,你就赏我一点东西,平时……我是饿了,还是被人欺负了,你从来都不会管我。”这些话,秦寂言以前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说出来除了惹太上皇不高兴外,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这里有他们说话的份的吗?秦寂言摆的棋局,正是复制太上皇那盘棋局。黑子占尽优势,白子稳如磐石,而秦寂言与太上皇对弈,一向是执黑子。

秦寂言没有放弃最开始那枚棋子,可也没有牺牲任何一枚棋子,即使他最后输了,可也只是赢了半子罢了。

秦寂言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梨囫囵吞了下去,哪里还敢再吃,忙后退几步,不经意看到顾千城眼中的戏谑,秦寂言立刻明白,他被顾千城耍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言倾要是会放过他才鬼,“赵王,你造反在先,现在又不顾百姓的生死,你怎么对不起皇上。”

顾千城那样,身边可离不得人。

退朝后,秦寂言就让钦天监挑个好时辰,他今天就出发。

不管处在什么位置,他们这些大臣的权利,都来自于帝王。平时怎样都好关键时刻还是要站好对,表明态度。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一片废墟!

这位姑娘,这么快就退缩了?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这姑娘不是以为,这马能看懂她的眼神吧?”焦向笛原本也打算走了,可这伙双腿却不肯动了。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顾千城却没有同意走,“你现在就要带我走?”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倪月有心计、有手段,作为帝王他欣赏这样的人,但当倪月拿他儿子的命,来玩心机玩手段,他就不可能欣赏。

顾千城明显不想谈言倾的事,景炎自然不会惹她嫌,见顾千城问起,便道:“海运的事,秦王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真以为,他离了秦王就不能转吗?

“大年初一,我总不能因为死人的事跑去宫里找你吧?”别说古人,就是她心里也挺忌讳这个的。

九十九步她都走了,最后一步,她说什么也会坚持下来……小土丘以肉眼所见的速度飞向秦寂言,把秦寂言身边的人吓了一跳,禁卫大声喊道:“快,快拦住他,别让他接近皇上。”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不是靠家中庇荫?”言将想到自己在军中,听到最多的就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好出身。无数人在他背后说,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别说古代,就是现代女人做法医这行的也少。

“唉……”顾千城叹了口气,她没有想到,她离家出走的事不用和长辈解释,却要给承意交待。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殿下?”要不是看到秦殿下坐在她身边,她都要怀疑自己被绑架了。

“不喜欢丢一边就是了,没人能勉强你。”区区一个武家,秦寂言还不放在眼里。

他知道人无完人,可这些人作为大秦的官员,作为大秦的栋梁之材,他们背后不堪的一面,着实是让他开了眼见。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秦寂言是储君,皇上身体不好,这个时候急诏秦寂言回京,除了皇上身体不行,让秦寂言赶回去继位外,平西郡王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平西郡王比程将军细心,听到秦寂言的话,问了一句:“皇上的病是药王谷的人医好的?”平西郡王是想到,药王谷的君亦安,曾卖了一粒治中风的药给顾千城。

“先将此事按下,剩下的事本宫自有决断。”在事情没有查清楚前,秦寂言不想做无谓的假设。

秦寂言当日传信,说了十天后回京,必会在十天人赶到,只是具体什么时候进京,以什么样的方式进京,那就不知道了。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哈哈哈……景炎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哪个方向?”秦寂言脸色一沉,一脸凝重的问道。

秦寂言一剑扫过去,两个水手同时倒地,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