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定定的看了我一会,或许还是更加的相信自己这种为所欲为的能力吧。

听着宫弦的话,我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唇,这一舔我才惊觉唇上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道血口子,粘上了我的唾液之后,一股痛意传入心底,激得我皱起了眉头。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这是1栋3层楼的小洋房,我们顺着走廊,走到了客厅里。

“不行不行,看来我无法跟它沟通,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我一惊,不敢离那条蛇过分的接近,赶紧悄悄的往后退了退。

一个声音在旁边附和着:“嗯,是啊,如果处理的不好,可是会怨气极大的呢!”

我发蔫的低着头。直觉得没希望了。因为鲜花送到了,丹凤又要开始工作了。一时半会也不会想到我了。

好在丹凤是聪明的,竟然猜出来了。

“张兰兰他来了。”我惊惧万分。身体不停的往后退。可是我没有退几步,我就知道我没有退路了。

来到了楼梯口的时候,我斟酌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兰兰,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坐电梯,那样不是比较省事吗?为什么还要走楼梯?”

我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抓住他的手,拉起他就准备回家。虽然宫弦现在法力是提升了,但是对于这样大白天的在外面游荡怎么的都还是不太好。

想到此,我不再耽搁,立即就往回走,算算时间,现在离我跟张兰兰的半个小时只约时间应该已经到了。

最主要的是,竟然还把我的衣服给脱了,有点法力的人都像他这么野蛮,这么不讲理吗?我连忙起身将衣服穿好。由于哭过,也累极了。所以很快的我就睡着了。

张兰兰倒也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只见她双手结印,不断念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突然间,张兰兰一声大喝,在厉鬼朝她攻击过来的同时,她先是迅速侧身让开后,又反手从她的背上的布袋里抽出一把木剑,朝着那厉鬼刺了过去。

但村里的环境,新鲜而又恬静。可是我们都无心去欣赏这些,山村里的美景。

这是我第一次好脾气的对买家这么说话,我也分不清我究竟是怎么一种想法。可能渐渐的也开始能理解那些买家的想法了,她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给了店铺差评,其实一点儿也不算过分的。

沈琳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淋着雨的样子跟我不相上下,可能还比我要严重的多。她手中的手机已经黑屏了,不知道是因为进水的缘故还是本就是用不了了。

“那么你是如何跟那个女的联系,她还要你做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仅是把我骗到此地的那个女人,不会那么无聊到只是把我骗来而已。”

“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你们听完之后不要害怕,我到时候会让小慧附在我身上,你们也不要说什么过激的话,其实她很可怜,我只是想要帮她完成一个心愿而已,但是这些都需要你们帮忙!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希望你们彻底忘了所有你们看到的,听到的一切!”

第二天晚上我又来到了王鑫的别墅,这个时候王鑫的老婆也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因为小慧并没有怎么使用她的身体,只是让她的身体陷入了沉睡,所以这个时候她恢复的还是很快的。

起初一切似乎很是顺利,大陈牵引着那头牛往山路的边边上靠,这条山路修得还算是宽敞,足够两辆车并列行驶,也方便会车。

看见陆雅坐在我旁边,两条洁白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我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连忙喊住宫一谦:“一谦。你们去吃东西吧,我直接打个车就回去了。”

当张飞听完飞天蛮的事情以后,久久的不说话。我们知道他心里难过,虽然作孽的事情与这一世他的太太没有关系,但是就如黄莺说的没错,却是他太太的前世做的。从轮回因果来说,他太太这前世与今生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自己面对的鬼是宫弦那个没节操没下线的死鬼,自己会不会被他悄悄的转移了地方,我的心里还真的是一点底气也没有。

头脑一阵恍惚,我一点儿也不想醒过来。觉得外面太冷,唯有现在躺着的世界才是温暖的。而且身体仿佛要被掏空了一样,实在是我疲惫万分。

感觉到那边的电话被接通之后,我开门见山的说:“您好,请问您是否刚才在淘宝店里购买了一款白玉手镯吗?”

倒是陈媚直接开口:“一谦,你别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了。”

可是宫一谦的话还没说完,陈媚就柔柔的走过来,恶狠狠的说:“小姑娘,可不要乱污蔑人。”越想越心烦意乱,过高的热气快要把我给窒息。我将自己沉入水中,任凭水的波澜一荡一荡的。

看着宫一谦这醉意熏熏的样子,我有些愣了。没法将宫一谦这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跟醉鬼这两个词挂在一起。

等到马车走进的时候,我一眼就断定。赶着马车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宫一谦。虽然说被这一路飞扬的沙泥给弄的灰头土脸,可是还是掩盖不住宫一谦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不过很早之前当我听说过笔仙这个名词的时候,就有同学说过,玩笔仙事情是小,招来一些在附近游荡的小鬼。它们有时候会因为无聊,通过这种建立媒介的方法来跟人类对话。但是也有可能会招来一些图谋不轨的恶鬼,这就会是传说中的“请鬼容易送鬼难”。

这么想来,倒还真的是这种可能,对方想把我困在这里,让我无法去解决差评,只要时间一到,不需要他动手,我也没命了。

“大明,有人想算计我们,你离我远点,我中了媚药。”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趁着还有一些清明赶紧告诉大明我的状况。

张兰兰却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么算的,在这种小破地方,买块地皮根本就没多少钱,如果要是卖你地方的人比较傻一点,十几万元都能拿到这个地。”

“好的,我现在就把手机开通定位功能,然后在原地等你们。”

过来的警员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就没有继续多问些什么,就把我们当做迷路的人给解救回去了。

我看向宫一谦,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这句话,眼看朱克就又要回到花瓶里了。这可把我给急坏了,连忙拽着朱克不让他走:“我知道错了,你将我变回原来的模样吧,我不会再要求你什么了,求求你。”于是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她。只见张兰兰看着丹凤说道:“没事。别往心里去。我们正好也累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们先找个酒店休息一下。等你忙完了有空我们再给我们打电话就好了。”

毕竟我也知道,不是谁都能接受这样的问题。就好比一开始我给了差评后急急忙忙赶过来消除差评,最后因为我的不相信导致他没了性命。面前的这个男人一不是顾客,而也不是什么联系上我们的人,要能信才有鬼。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我连忙来到电脑旁,打开了一个记事本。将我想到的办法一字不漏的敲在文档里。想要告诉张兰兰:“兰兰,我想到一个办法,不知道是否可行。那就是我之前有看过一个案例。”

“就是我们可不可以找一个代替品,将它的多于小珏的几倍的血灌入百宝箱中。这样百宝箱中的鬼吸入这些血时。由于这些血多于小珏的血,所以它会没得选择的释放出小珏的血。这样我们再降它就伤害不到小珏了。”

我看了小钰一眼,然后点开刚刚那个文档:“小钰,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虽然光线并不好。还是足以可以借助月光看得清楚我们周围的情况。这里的树林似乎都长得一相样子,就连大小高矮都长得一模一样,让我无从分辨哪儿才是我想找的地方。一眼看过去,除了我们三人,再无一个活物。

“没有啊,林梦,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我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第三者看到,那不是等于自己告诉陆雅我对她动了手脚了吗?”

我茫然的看了看门外,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毕竟我现在的身份对于他来说太特殊了,这样算不算一个晚辈给老人家带点礼品来补身体呢?

我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因为他们全都紧闭上了双眼,看不出来他们的死活。

宫弦身上的寒意顿起,这是盛怒之前的预兆。想来这个钟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我看着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若是刚才宫弦反应慢上那么一点点,那么我们几人是不是现在已经化成地上的那一片污水了。

牛排松软,一刀下去都是汁水。没有夫人的那么血淋林,在美食的作用下,我也渐渐淡定下来。可是尽管如此,心中却还是惦记着女鬼的事情。但是那个女鬼除了刚刚出来过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我再也不想和夫人一起吃牛排了,真的不想了。”华先生一脸忧伤与疲惫的对我们说道,那表情真的就像牛排里面有什么剧都一样。

虽然我现在并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但是为了谨慎,我打算对他们全部都隐瞒我跟张兰兰联络的事情。

我在大明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迟疑,小功也走过来加入到我们的讨论当中。

看到宫弦并不着急的样子,我的心中大概有了底。于是又把我脑海中的几个疑问问了出来。

我详细把两次感觉到有人要附体的事情,细细的告诉的宫弦。尤其是在磨盘山山道上的那一次,还有就是一路从磨盘山回磨盘镇的路上。我的身体差点成了一个冰冻的人,这件事情我更是很详细的告诉给宫弦。

“林梦,你想啊,昨天我们给那隔壁大妈房钱的时候,你看她那眼睛都眯与在条线了,说明她是很需要钱或者是很喜欢钱的,不妨我们还是如法炮制的,拿钱去跟她买些吃的东西吧。”

我跟张兰兰重新回到了黄拓跋的家里。张兰兰把鞋一脱,对我说,我先眯一会儿啊,饭菜来了再喊我好了。”

王先生说:“我不稀罕那1千块钱。我女儿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整天搞的家里人心惶惶。如果她能变好,别说删差评了,再给你一千我都行。”

糖果?记得装糖果的碟子里确实没有几颗糖果了,但欣欣说什么……这个雕像会吃糖?

第二天一早,陆雅的声音就在我的门外传来:“太奶奶,太奶奶,我可以进来么?”

陆雅的笑容僵在脸上,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泫然欲泣:“太奶奶,这可是我熬了很久的,您一定不要嫌弃啊。”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真诚,可是这汤……

周围的气氛凝聚着一股浓浓的紧张感,忽然间丹凤噗嗤的一笑,然后对我说:“逗你的,别那么紧张嘛。这都是原来的住户流传下来的,不过我搬过来这么久,也都没有遇见过什么不妥的地方。”

丹凤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现在都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大人也不管管的。”

我闭上眼睛再睁开,发现丹凤脖子上的血迹确实是那个女鬼舌头上舔舐出来的,当时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仍然不敢放松。

赶尸人不为所动,张兰兰冲到赶尸人的身边。从他的手中,扯过那一把符纸。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狠狠地涂在每个符纸的上面。

对于蓝先生的热情,很快就感染上了我们,让我们一下子就没了拘束感,与他打成了一片子。

眼见太阳渐渐的西沉,我的心也跟着焦急起来,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也不知道大明跟小功能不能把大陈跟张兰兰找回来。否则我的性命堪忧啊。

可是就是在我转换了方向不久,却又感觉得到了那个恶灵又来到了我的后背的方向。我本能的正打算再换个方向时,忽然心里一动,不能再换方向,一次可以理解为偶然,二次就会变成可疑了。

这时老奶奶走过来,拍了我一下,捂嘴偷笑说:“你怀孕喽。”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随便你怎么说。”

她说,“看雕像的外表和听她的描述,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泰国的小鬼!”

我被张兰兰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只见张兰兰轻轻的对我说:“嘘!别去开门,也别出声。”

果然,又是熟悉的差评。看到这一条不满意的评价,我差点就要将手机给扔了出去。这一条差评就如此的,在我还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就引入了我的眼帘。

电话才刚接通,电话那头就是一个高八度的声音:“怎么才接电话啊?不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吗?你到底是不是骗人的啊。”

我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扒开墙纸,然后仔细的研究这个墙壁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就算是退一万步来想,里面就算是真的有一具尸体,那么都不关我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啊,又发生了一起呀!这是什么样的变态人才能起出来的点子啊,那狗该多痛啊。”我的心情瞬间的特别的沉重。

而他所说的技能竟然就是让我每天都放一碗血。让我练习撑开戒指的结界的功能。

怀着这样的思虑,我一直在心里不停的念着别打开,别打开,果然出现了奇迹。

随着我心里念的次数越多,手镯上的热量也就越淡了,直到它恢复了正常。

“哼……”

品香梅可能是见我也不像是骗她的,所以她也就不再跟我纠缠。我们就暂时各自离去了。

出去后,我大口大口的呼吸了空气才能缓解我懵懂的大脑,我来到了张美玲的房间,张兰兰已经坐在房间里面的梳妆台上面化妆了,我皱着眉头走到了张兰兰的旁边:“兰兰,你说为什么那个雨女还会有残留的魂魄?难道不应该是已经被你今天早上给收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