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身影,庞大无匹,每一尊都散着半步脱的气息,那是盘古与时间魔神足足九世的魔躯,此刻被引动归来。

“哦。”凤阑绝这次轻声的应着,似乎终于相信了上官云端的话,而想到,她们三天后,就能够成亲,脸上便再次漫过满满的欣喜,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云端,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终于可以成为我明正言顺的女人了。”

就由着他乱说去吧,反正,那休书还在她的手上呢,她怕什么?

二夫人越想越害怕,原本握着上官凌雨的手,下意识的收紧,收紧,紧的都快要把上官凌雨的手给捏碎了。

“走,带我看看去。”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轻扯,有些好笑地说道,既然有人送上门来让她娱乐,她若是辜负了人家的心意,是不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想到此处,心中便也少了些许的担心。

众人自然不敢有所缓慢,虽然有些人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但是却仍就紧紧的跟在后面,一行人,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这计划,原本是想要引出那人的,却没有想到,竟然被那人看出了破绽,将昨天的那个侍卫也杀死了,他们此刻的线索便也断了。

只爱她一个,只抱她一个,而且,只要她一个?

众人看到凤阑绝脸上的笑时,却是一个个纷纷的惊住,虽然这些大臣们平时几乎是天天可以看到凤阑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凤阑绝这般的笑过。

只是,他那声音中,却有着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激动,她的这一番话,让他怎么不感动?

“岚儿,今天这宴会是皇上特意为你准备的,你是今天的主客,自然是以你为主的,姨娘知道你一向乖巧,聪明,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处理的面面俱到的。”

但但是这一点,就对云儿十分的不利呀,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选一本蓝岚没有看过的书。

一个一脸的凝重,极为的专注,但是另一个却显的极为的轻松,随意。

众人此刻对上官云端都完全的不报任何的希望了。

“是呀,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记住那么多,而且还记的那般的完整?”皇上的眉头微微的蹙起,沉声说道,那意思很明显是怀疑上官云端做弊。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王妃意下如何?”

“梦儿,算了,你何必跟她计较,她也不懂的这些。”皇后看到夜如梦一脸的愤怒,也生怕夜如梦在这个时候节处生枝,连连的出声劝道。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众人的眸子此刻都望向凤阑绝。

惊愕中,微微的转眸,望向不远处的凤阑绝,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局面一下子变的有些尴尬,特别是老夫人,只感觉快要站不住了。

三人转了几条街,在一个府院外停了下来。

“不知道呀,老爷先前就被王爷喊来了,王妃却又随后喊我们来,还真是让人不解。”另一个也是一脸不解地说道。

只是,夜无忧没有想到的是,以后的日子里,他捉弄人的生涯,因为她,竟然完全的颠倒了。

“各位夫人,请先在大厅等一下,奴婢去通知小姐……通知王妃。”月儿小心地说道,想到小姐睡到现在还没有起来,不由的暗暗着急。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我知道,凤阑绝会好好的对你,我祝福你们。”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蓝魅辰的眸子再次的一眯,唇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希儿,本王知道,你的心中其实是爱着本王的,本王也知道,你只所以这般的拒绝,都是因为记恨着两年前本王毁婚的事情,但是你既然爱着本王,而且因为本王的毁婚那般的痛苦,那么今天本王来正式的提亲,你又何必非要这么做?”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哦,好困呢,我要睡觉,我要睡觉。”上官云端故意的打了一个个的哈欠,然后有些不满地喊道。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同时快速的赶进皇宫,恰恰在宫外相遇了。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这么隆重的婚礼,百姓自然都出来看热闹,真个街上都围了满满的人,差点连那路都堵了,所以,迎亲的队伍走的并不快。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夜无痕有些沉重地说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他才犹豫,若真的是凤阑绝的一厢情愿,他早就去抢亲了。

两人说话间,叶寒已经走了进来。

而相反的,若是他们不把他供出来,他至少能够保住他们的家人。

“那么本太皇问你们,你们是如何知道国库所在的?”太上皇的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望向他们时,多了几分逼人的寒气,更有着一股似乎可以穿过一切的穿透力。

因为,她很清楚这张脸可能会给她带来的后果。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既然如此,等会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她们吧。

“云端,醒醒。”凤阑绝轻声的喊着,她不醒过来,他的心永远不能落下。

所以,众人听到的,便是她一醒来,看到凤阑绝,喊了一声绝。

不过,看到他此刻那一脸的欣喜,一脸的激动,她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主动的贴上来的,当初夜无痕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才勉强的让她们进了王府的,但是她们进了王府后,夜无痕却并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

上官云端有些无语了,夜无痕刚刚已经离开了,便证明,他不可能再来抢了,而除了夜无痕,谁还敢来抢他绝王的人呀?

虽然,当时,他是为了救他,才那么做的,但是,凤阑锐的伤,却也的确是他造成的,所以,他的心中,一直对凤阑锐有些愧疚。

再后来,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而且今天的局势已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只是,他一直都伪装的极好,凤阑绝是怎么发现的?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老夫人的脸上多了几分悲痛,更有着深深的后悔,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自己选的媳妇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话语在污蔑两个字上刻意的加重的语气。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凤阑绝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她的手腕,握着那根链子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似乎生怕丢失了似的,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解开链子的扣子,移向上官云端的手腕。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凤阑绝石化了,见过绝情的,没见过像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绝情的。

她的身子本就虚弱,此刻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张脸,更加的惨白,身子似乎也微微的有些摇动。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皇上慢慢的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不由的惊住。

不过,那些人隐在人群中,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所以,想要很快的完全的抓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是谁规定的,女人嫁过人,被休后,就没有权利再追求真爱了?”上官云端的眉角微蹙,一双眸子再次扫过全场的人,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是呀,本王的确跟云端打了赌,不过,看目前的情形,本王赢的把握似乎并不大。”凤阑绝配合着凤忆希的话说道。

凤忆希与蓝岚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也不想看到蓝岚太过难堪,毕竟,她也只是可怜之人,怪只能怪她爱错了人。

身为一国的国君,就算再强大,得到不百姓的拥护,这个国家,也不可能会昌盛,只有民心所向,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

“母后也不知道呀。”皇后的脸上多了几分沉重,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母后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以为,新皇一定会是绝儿,但是后来想想,又觉的很奇怪,若是绝儿,断然不可能来限制母后的自由,而且,事先我们一点都不知情,就算是太上皇突然的决定,那也没有必要限制宫中所有人的自由,还不让人随意进宫,对了,你们刚刚进宫的时候,没有人拦着你们吗?”

“天呢,她杀了太上皇,凤阑绝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杀了太上皇。”后面一个声音猛然的响起来,带着一种刻意的怒火。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凤阑绝微愣,有些不解的望向她,却见她的唇角微微的带着一丝笑意,而另一只手,正搭在太上皇的手腕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不错,你竟然敢打断皇上的命令,很明显是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父皇,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二皇上更是火上加油。

各位大臣看到凤阑锐不但不生气,反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而且还是那般纵容的语气,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看来,这个皇上似乎一点都不可怕,比起先前的皇上,似乎要好很多。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看看你研究的怎么样了?”上官云端说话间眸子再次望了一眼那几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丞相大人放心,下官自然会秉公处理。”尚书再次陪笑,只是,那所谓的秉公,只怕也只有他与丞相心中明白。

凤阑绝仍就唇角带笑,神色未变,只是心中也有些好奇,她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此刻的她只怕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了,那还顾的上其它呀,此刻她这个时候,也断然不可能会再说谎了。

她此刻真的有些好奇这窗口上有什么东西?

“是。”素容平时的话就很少,只要是凤阑绝的命令,她就只管执行,从来不多问什么,答应了后,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素容一直都是行动派的人,说做便做,从来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上官云端生怕那丫头看到地上那中毒而死的丫头会害怕,所以,便悄悄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然后示意隐将那个中毒而死的丫头弄了出去。

“云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进了房间,凤阑绝紧紧的抱着她,一脸心疼地说道,原本说过,会好好的保护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并且放话出去,一旦立案,不管凶手是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上官云端也愣住,只是,她呆愣,却并非被他那人神共忿的容貌所迷惑。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